uc书盟 > 君子与鬼 > 第087章 子雅琴来了

第087章 子雅琴来了

    琴院里。

    众琴者忧心忡忡,满脸的气愤之色。

    在凤鸣琴社收到第一封挑战书后,似乎十大书院和三上书院约好般,皆送来了琴社的挑战书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能如此?”有琴者愤怒道,“实在太欺负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无耻之尤!”

    众琴者皆是气愤不已。

    三上书院和十大书院的琴社,哪个琴社不是大名鼎鼎?特别是三上书院的琴社,更是名传天下,出过不止一位琴君。

    琴师、琴相,更是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而葬山书院新建,凤鸣琴社更是才创不久,又如何与三上书院和十大书院的琴社相比?

    这不是欺负人吗?

    不错,众琴者猜对了,他们的确是想欺负一下葬山书院的琴社,接着还会去欺负棋社、书社、画社等。

    封青岩看着不过数天间,就收到了十三封琴社挑战书,亦是有些无语。这很明显,三上书院和十大书院,在开春大考输给了葬山书院,现在想要从葬山书院的琴社赢回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,吾等可是接下?”有琴者询问。

    “岂能不接?倘若不接,不是要?#30431;?#20204;笑话?说我葬山书院的凤鸣琴社无人?”

    有学子怒道。

    “倘若接下,岂不是会输?”有琴者忍不住说,“这怕是会输得很惨,甚至可能连输十三场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接,岂不是更输人?”

    众琴者纷纷争论起来。

    有琴者认为不该接,有琴者认为该接。

    且,各有各的道理,谁亦说服不了谁,众人只好把目光投向封青岩。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看向牧雨和方忘,见牧雨沉吟一下便点了点头,方忘更是直接道:“岂能不接?”

    “正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微笑点头,接着便对众?#35828;潰骸?#21313;三封挑战书,吾凤鸣琴社接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真要接?”

    有琴者迟疑道,认为不应该接下。

    “?#27604;?#35201;接!”又有琴者道,“吾等就不信,有师兄在会输?且,诸位不要忘了,牧女郎乃是六品琴师,天下有几人能及?”

    “三上书院的琴社,会少六品琴师?”

    还有琴者道。

    封青岩见琴者又争辩起来,一时之间乱哄哄的,就出?#38498;?#27490;,道:“倘若诸位不想输,便认真习琴!尚有三个月的时间,难道诸位就此认输了?且连与三上书院、十大书院一较高下之心,亦没有?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停下争辩。

    “?#23567;!?br />
    “吾等不输于三上书院!”

    众琴者沉默一阵,心里隐隐有不服,便纷纷出言。

    “师兄,可是要在灵水桥夜读?”

    有琴者突然询问,满脸期待看着封青岩。

    其他琴者闻言皆是期待,希望封青岩能够再次在灵水桥夜读,以助他们破?#22330;?br />
    “在三上书院和十大书院到来前,每月的初五、十五和廿五三日,吾皆会在灵水桥上夜读。”封青岩想了想说,亦希望?#32422;?#33021;?#35805;?#21161;到众琴者,毕竟是凤鸣琴社的社长。

    又岂能接下挑战,便甩手不管?

    “谢谢师兄。”

    众琴者大喜道。

    毕竟有数人因封三鼎而破境,或许他们亦有机会。

    片刻后,封青岩离开琴院,准备前往藏书楼时,牧雨跟上说:“师兄到时可会出手?”

    “难道女郎忘了?”封青岩笑说。

    “雨岂会忘。”

    牧雨苦笑一下,说:“倘若有师兄出手,怕是三上书院亦要败走,倒是有些?#19978;?#20102;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笑笑不语。

    倘若?#32422;?#36830;琴亦不会的事传出去了,牧女郎会不会愤而打人?

    会?

    还是不会?

    这时,牧雨似是自语,又似是询问:“不知师兄,何时可为琴君?”

    “谁知?”

    封青岩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现在连一张适合?#32422;?#30340;琴,亦没有寻到,说琴君就太过遥远了。

    不久后,戎韬、虞渊、梅兰等人,亦知道琴社收到三上书院和十大书院琴社的挑战书,不由无?#25105;?#22836;。

    他们又岂会看不出来?

    怕过不了多久,他们的棋社、画社等,亦会收到三上书院的挑战书。

    儒教的开春大考,葬山书院实在太过耀眼,连三上书院和十大书院亦压下,?#30431;?#20204;大感脸上无光。

    他们能够忍到此时,才送来琴社的挑战书,已经让人有些意外了。

    书院的教谕、教习收到消息后,亦是担忧和无奈。

    倘若输了,亦是打他们的脸……

    八十一书院向来竞争剧?#36965;?#23398;子有学子的竞争,教谕亦有教谕的竞争,谁亦免不了。

    在学子忙着勤学苦读时。

    亳城突然传来一个颇为惊人的消息,子雅琴来了。

    消息瞬间在书院传开,让不少学子兴奋和激动起来,纷纷前往亳城去,欲要一睹子雅琴的风采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天不亡我凤鸣琴社,天不亡我凤鸣琴社。”

    有琴者激动得浑身发抖道。

    “吾凤鸣琴社有救了。”又有琴者激动道。

    这时跑得最快的,就是凤鸣琴社的琴者,一溜烟般便不见人影了。

    只有封青岩一人满脸疑惑,这子雅琴是何人?

    难道是琴君?

    封青岩诧异想着,捉住?#24187;?#20174;身边走过的学子便问:“子雅琴何人?”

    那学子满脸错?#25285;?#36947;:“君子不知?”

    “吾该知道?”

    封青岩问。

    “倒不是。”

    那学子摇摇头,便道:“子雅琴,乃琴之圣城第一琴道天才,为琴君之下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亦算得是琴君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点点头,毕竟他的老师安修,因可力压不少大儒,才被天下称为大儒之下第一人。

    那么子雅琴,亦差不多如此。

    虽不为琴君,但可力压部分琴君,要不然岂敢称琴君之下第一人?

    这种人百年罕见!

    毕竟文相境和大儒境之间,有一条无法?#25509;?#30340;天堑。但是,有人却生生?#25509;?#20102;,让人根本就此想?#24187;靼住?br />
    琴相境和琴君境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因此天下只有一个安修,亦只有一个子雅琴。

    不过,封青?#19968;?#26159;有一事?#24187;鰨?#20070;院学子未免太过疯狂了,竟然敢当着教谕的面逃课?

    逃课!

    且,他们又不是琴者。

    他看到连赫连山、梅兰、周昌等人,竟然亦逃课了。对了,牧雨呢?牧雨亦逃课了……

    偌大的讲经堂,只剩数人了。

    教谕久久仰望屋顶。

    ……
圣诞奇迹电子游艺
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内蒙古快三 逆袭计划表 黑龙江快乐10分玩法 成都麻将实战100例全集 亿客隆彩票 pc蛋蛋 11选5技巧稳赚前三直 除了迅雷赚钱宝类似 时时彩私彩龙虎玩法 365网球比分网 秒速时时彩是哪里出的 2019年山东11选5开奖 精准扶贫软件app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推荐号 如何看股票融资融券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