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书盟 > 君子与鬼 > 第086章 掷果盈车

第086章 掷果盈车

    “现在可以习琴了。”

    一连九日的苦读,封青岩忽有所悟。

    他没有继续苦读下去,而是放下手中泛黄的书卷,从藏书楼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继续苦读下去已经无用,现在需要是练琴,再练琴。

    不过在练琴前,还需要选购适合自己的琴。

    这时他回到木屋,准备带上钱?#26159;?#24448;亳城购琴,却见九歌正在努力擦桌子,已经满头大汗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回来了?”

    九歌见封青?#19968;?#26469;,就立即躬身行礼,接着继续认真擦桌子,忙得连汗都没有时间拭擦。

    “九歌,桌子已经擦得很亮了,不用再擦了。”封青岩提醒说,“且,陈娘子已经擦过,这些活亦不需要你干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哦。”

    九歌拿着抹布,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数天来,她一直在封青岩面前抢着干活,或是擦桌子,或是打扫地板等,打算以此讨好封青岩。

    这让封青岩实在无语。

    封青岩拿了钱资就出门,乘坐马车前往亳城。

    亳城依然如往常般热闹,似乎这段时间并没有受到恶鬼的影响,且比以往更加热闹了。

    在葬山书院未建前,亳城的百姓不?#20064;?#31163;?#35828;亍?br />
    但在葬山书院开始建时,便有不少百姓搬回来,甚至吸引了不少商?#26131;?#23432;。

    且,亦有一些士族搬来亳城。

    不久后,马车便在一家琴店停下,封青岩打量一下便走进去。

    “拜见封三鼎。”

    “拜见封三鼎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刚刚走下马车,便让街上的行人认出。

    在他还没有进店时,便有不少人朝他涌来,纷纷上前恭敬行礼,以及一睹三鼎君子的风采……

    他的名声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名满天下并不只是一句话,而是实实在在的名满天下,天下妇孺皆知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间,整条大街?#24049;?#21160;了。

    “封三鼎来了?”

    “快去看封三鼎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封三鼎世无双,天下少有人能及……”

    城中百姓闻言纷?#23376;?#26469;。

    封三鼎名满天下,他们身为亳城人与有荣焉,早已经把封三鼎看为亳城人了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封三鼎。”

    “封三鼎一出,天下谁与争锋?”

    大街上的某家酒楼上,几名正在欢饮的学子,看着窗外变得人头攒动的大街,忍不住感?#37202;?#26469;。

    “酒保,上酒。”

    这时有学子大喊,但久久不见有酒保上酒,便连连大喊:“酒保?酒保?还不上酒?!”

    “不用喊了,酒保跑去看封三鼎了。”另有学子摇摇头说。

    几个学子闻言十分无奈,想不到连酒保都跑了。

    封三鼎的魅力如此大?

    封三鼎的魅力的确如此大,几乎整条街上的人都是因他而来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,他已经进入琴店,让外面的人惋惜不已,却还是不肯走,要守到封三鼎出来为止。

    琴店内,摆放着?#21018;?#19971;弦琴。

    不过皆是十分普通的七弦琴,封青岩的手一一从琴面上摸过,并没有适合他的琴。

    他心中失望。

    而亳城就此一家琴店……

    因葬山时不时有恶鬼朝拜,而恶鬼路过亳城时,亦会时不时吞噬百姓的生命,导致搬离的百姓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因而曾经的大?#29748;?#22478;,变得越来越落魄,最后变成了一座小城。

    一座小城内,又岂会找到好琴?

    虽然现在因葬山书院,有可能再次变得繁华起来,但还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片刻后,封青岩就从琴店里出来,发现外面的百姓更多了,不断高喊着“封三鼎”或“封郎君”。

    且,以妇人居多。

    “郎君快走。”

    陈牛焦急道,他差点就要被人妇人生撕了。

    封青岩朝?#38393;?#19968;礼,就连忙上车。

    不过?#30431;?#35815;异的是,妇人虽然围着牛车的?#38393;埽?#21364;没有堵着路。而在此时,有不少妇人纷纷送上瓜果蔬?#35828;齲?#22810;到牛车根本就装不了,但妇人还是不断送上来。

    赶车的陈牛,已经?#36824;?#26524;蔬菜堆埋了。

    掷果盈车。

    “我的木瓜,送到封郎君的牛车上了。”

    有妇人高?#35828;?#25163;舞足蹈,接着激动说:“快看,封郎君掀起帘子,啊,封郎君真的好美,我要晕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少妇人朝封青岩大喊着爱慕的话。

    “封三鼎妙有姿容,好神情,一日出亳城道,妇人遇者,莫不连手共?#21448;!?br />
    当封青岩离开后,有人如此感叹道。

    封青?#19968;?#21040;?#20064;叮?#20247;学子见到牛车上如此多瓜果,纷纷好奇询问。而有学子,恰好从亳城回来,把刚才那一幕说了说,让学子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“公子,若是吾去游车,会不会亦掷果盈车?”

    刘凌见到亦羡慕不已,顿时跃?#23621;?#35797;道,且信心满满的。

    “就汝?”朱雁上下打量刘凌,不由大笑道:“怕是群妪齐共乱唾之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刘凌生气瞪眼。

    “天下有几人是封三鼎?”赫连山笑着摇头,“还是不要去试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来到琴院,向牧雨、方忘等琴者打听一下,哪有好琴。在牧雨、方忘等琴者眼里,封青岩所说的好琴,自然是指入品的七弦琴。

    可是入品的七弦琴,岂是易得?

    于是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?”

    封青岩有些诧异,接着又向赫连山、周昌,甚至颜山等学子询问。可是,在他们的眼里,封青岩所指的好琴,依然是指入品的七弦琴,纷纷表示没?#23567;?br />
    毕竟,入品的七弦琴,实在不易得到。

    现在整个凤鸣琴社,就只有牧雨?#22836;?#24536;两人,有一张九品的七弦琴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张九品七弦琴,乃是花了大代价才获得。

    琴,乃高中之物,价格十分?#27735;蟆?br />
    即使最普通的七弦琴,亦需要数十两一张,而入品的七弦琴千金难求。

    只能说是可遇不可求。

    封青岩满脸疑惑,只能暂时作罢了。

    眨眼间数天过去,封青岩看着自己的双手,亦十分无奈。谁能想到,寻找一张适合自己的琴,会是如此?#36873;?br />
    “师兄,大事不好啦。”

    在封青岩从藏书楼出来时,有学子朝他奔?#21019;?#21898;。

    ?#26114;问?#19981;好?”

    封青岩停下询问,眉头微微?#37202;?#26469;。

    “是十大书院的琴社,给凤鸣琴社送上挑战书。”那学子连忙递上挑战书,满?#36710;?#24515;和焦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牧女郎可是知道了?”封青岩一边接过一边问。

    “女郎已知,让吾告之与师兄。”

    那学子说。

    ……
圣诞奇迹电子游艺
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 闷牌技巧 打鱼游戏 学习赚钱的app 吉林省快3开奖号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两元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软件下载 上海快3走 好友房麻将下载安装 贵州快三 pk10软件计划 1688阿里巴巴代发如何赚钱 怎么做淘宝刷屏赚钱 海王捕鱼官网下载 体球即时比分网007 蓝宝石复刻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