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书盟 > 君子与鬼 > 第057章 面朝东方

第057章 面朝东方

    书院的教谕,乃是一技或一艺之长,职责是率领诸位教习对学子进行教导,拥有相当大的权威。

    但是,教谕每年的甲评是有数额限定,并不可以无限评甲。

    若当年的甲评用完,就不能再评。

    教谕看似是随?#20035;?#27442;,但是必定有自己的深意,不会贸然就给学子评甲。

    其实书院的膳食并不难吃,亦不是刻意为难学子。

    这一顿五谷杂粮,是为了让从小锦衣玉食的士族和世族学子,去体验一下普通百姓的膳食,让学子知道粮食来之不易。以及告诉学子,天下的平民百姓,每顿若有一碗小麦粥,偶尔还能尝到肉味,已足矣。

    天下太平就是如此的简单。

    不久,不少学子纷纷吃完起身。

    世族学子却味同嚼蜡,只能强咽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太难吃了。”

    刘凌苦着脸,难以咽下去。

    “于吾等而言,如同猪食,但于百姓而言,却是?#35753;?#20043;粮……”边星摇摇头,接着吃起来。

    “庶民岂能与吾等相提并论?”刘凌愕然。

    “日后每旬,吾等必须吃一日粗粮,以不忘百姓之艰辛。”赫连山已经吃完,看着旁边的世族弟子说。

    众世族学子?#35835;?#19968;下。

    “公子,不必吧?”有学子迟疑一下说。

    “公子,吾等已知百姓之艰辛,他日必定为天下百姓谋福……”又有学子说,“这个每旬的一日粗粮,就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每月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赫连山看了看诸学子,沉吟一下就说。

    世族学子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赫连山却交代了自己的仆从,每旬必须为他准备一日的粗食,并且叮嘱是真正的粗食……

    众学子用完膳,就纷纷离开书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封青?#19968;?#21040;木屋,发现木屋前依然站着不少人,有仆从,有前来拜访的学子或文人……

    当把人送走后,天色快要黑了。

    封青?#19968;?#21351;室休息一阵,就拿起一卷书前往灵水桥,准备再次通宵夜读。

    他之前说过,三日后会在灵水桥夜读。

    这时,灵水桥上早已经站满了人,有书院的学子,有外来的琴者,甚至还有数名教习……

    “见过君子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封三鼎。”

    桥上众人纷纷见礼,封青岩亦一一回礼。

    待他寻?#35828;?#26041;坐下,就有仆从抬上矮几、端上文房?#35851;Γ?#20197;及有貌美的侍女掌灯、?#24515;?br />
    而学子们,则满怀期待,特别是琴者。

    上次,除了牧雨和两名琴童破境外,在第二第三日,又有两名琴童破境入品……

    这让琴者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桥上,渐渐静下。

    夜色,渐渐深了。

    不少来看热闹的学子纷纷离开,毕竟今日的入学礼忙了一天,早已经累了。

    在子时还未走的,就只剩下满怀期待的琴者。

    虽然封青岩一直静心读书,但身侧的油灯却一直在?#21619;?#35753;不少琴者失望不已。

    灯,无法静下来,琴者们亦无法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?#34892;?#21051;意了。”

    在书院的君行碑下,老教谕观察?#20284;?#21051;,就带着些惋惜说,“今夜那灯,怕是静不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身旁的几名教习?#24853;?#22836;。

    渐渐,天亮了。

    封青岩读书亦读困了,起身活动一下筋骨后,拿起自己的书朝众人一礼,便朝木屋走回去。

    众学子回礼,目前离开。

    “牧女郎,可知师兄下次夜读是何时?”虽然学子都?#34892;?#22833;望,但更多的是期待。

    一次不行,就两次,三次……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牧雨摇摇头,背着琴离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亮后。

    封青岩来到?#20064;?#30340;早堂,跟安院主学了大半个时辰的《诗经》后,便?#34892;?#24525;不住?#21097;骸?#32769;师,文宫如何开启?”

    不开文宫,文才再高亦无用,?#31449;?#26159;普通人而已。

    这是圣道的天下,更是文修的天下。

    “?#29992;?#26085;开始,你寻到一处山顶,天亮即面朝东方诵读,一直诵读?#25945;?#38451;升起。”安修思索一下说,“至于早晨的学习,你可放在下午或傍晚,来为师的住所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就可?”

    封青?#30691;行?#35815;异。

    虽然他未开文宫,却知道文宫并不易开启,?#34892;?#23398;子还需要专门的文气灌注,方能开启。

    “当你看到浩然气息从天地间生起时,文宫自然会开启。”安修说,“但是,必须做到风雨不改,一日不可落下,你可能做到?”

    “弟子能做到。”封青岩说。

    安修?#24853;?#22836;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咚——

    书院大钟响起。

    学子纷纷往讲堂走去。

    书院有不少讲堂,可分为甲乙丙丁等讲堂,其中甲讲堂最大,可坐下数百上千学子。

    而书院的第一?#27599;危?#20035;是众学子聆听院主的教诲。

    在众学子相互交谈中,讲堂走进?#24187;?#21517;教谕或教习,他们坐于学子的两侧……

    学子见到,顿时安静下。

    这时,安院主走进来,依然是温文尔雅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拜见院主。”

    众学子纷纷行礼,恭敬无比。

    安院主?#24853;?#22836;,示意众学子坐下,便?#21097;骸?#20309;为礼?不超四字回答。”

    众学子?#35835;?#19968;下,四字如何解释得了礼?

    “礼,即礼仪。”

    赫连山迟疑一下便道。

    安院主?#24853;?#22836;,道:“可得乙评。”

    众学子闻言顿?#22791;咝似?#26469;,个个皆跃跃欲试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礼,德也。”

    颜山道。

    安院主?#24853;?#22836;,道:“可得乙评。”

    这时,众学子纷纷说出礼是什么,不过回答基本是大同小异,连个乙评都混不到了。

    书院的甲乙丙丁四评,甲为优,乙为良,丙为差,丁为劣。

    虽然三个甲评可换一个甲字牌,但是三个乙评,不能换一个甲评。

    但,可抵消一个丙评。

    “青岩,你说。”

    一阵后,安院主点名。

    众学子的目光,“唰”一声全部落在封青岩身上,目光真是越来?#25509;?#24616;了。

    “规矩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迟疑一下说。

    在安院主问“何为礼”时,就已经在思索答案。

    “不错,礼即规矩,可得甲评。”

    安修?#24853;?#22836;。

    众学子怔住了,目光变得更加幽怨了。

    他们深深地感受到,书院的所有教谕教习,红果果地偏向封三鼎……

    “礼,从示,从豊( lǐ),豊乃行礼之器,本义为举行仪礼,?#37070;?#27714;福。”安修不再发?#21097;?#32780;是阐述自己的礼,“礼,何也?即事之治也。君子有其事必有其治。治国而无礼,譬犹瞽之无相与,伥伥乎其何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圣诞奇迹电子游艺
排列五开奖现场直播 4399小游戏捕鱼大亨 必赢客北京pk 手机版 重启时时龙虎走势图 极速时时彩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挣钱技巧 14场胜负 网上购彩网站 广东11选5牛 贵州快三综合走势图 天津快乐10分走势 福建36选7 百利宫赌场 上海股票推荐网 抖音广告卖产品如何赚钱 体彩福建31选718201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