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书盟 > 君子与鬼 > 第056章 拜天下太平

第056章 拜天下太平

    圣庙前。

    诸位教谕和教习皆有些诧异,想不到封三鼎的“人”拿回了三枚字牌。

    “不是只能拿?#24187;叮?#32780;是每一种字牌只能拿?#24187;丁!?br />
    这时,有年纪较大的教谕想了想,就摇摇头说,“也就是说,只要哪位学子有能力,每一种字牌都可?#38405;?#22238;?#24187;丁!?br />
    “是这样?”

    有教习惊讶,说:“吾还以为,只能拿?#24187;?#21602;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这样。”另有教谕点头说,“一直以来,极少有学子能拿回两枚,所以让人误以为只能拿?#24187;叮?#20854;实不然。”

    “甲字牌、高字牌和大字牌,哈哈。”

    有教谕忍不住大笑。

    儒教的每次开春大考,都会在圣宫里放置?#24187;丁?#22823;字牌?#20445;?#19977;枚“高字牌”以及八十?#24187;丁?#30002;字牌”。

    这三种字牌,各有各的妙用,任凭学子来取。

    至于能否取到,又取到多少,就要看学子自己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这次的入学礼,葬山书院竟然取到了?#25343;都?#23383;牌,?#24187;?#39640;字牌和?#24187;?#22823;字牌,又一次压过三上书院和十大书院,让诸位教谕和教习高兴不已。

    这次的开春大考,葬山书院可谓出尽风头,硬生生压下三上书院和十大书院,让其他书院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字牌,注定会有大部分书院颗粒无收。

    其实在以往的入学礼上,基本都是三上书院和十大书院的游戏,其他书院只能看看和羡慕一下……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好奇打量着字牌,三枚字牌的颜色不一样,甲字牌是黑色,高字牌是淡白色,大字牌是米白色。

    除了甲字牌是铁制外,高字牌和大字牌,皆是玉石所制。

    字牌的式样都差不多,一寸宽,一寸余长,上面布满古怪的花纹,正面都刻着一个字。

    或为甲字,或为高字,或为大字。

    “老师,这字牌有何用?”

    封青岩打量一阵后,并没有发现字牌有什么神奇之处,就忍不住出言询问。

    “大字牌,可请大儒出手一次。”

    安修看了看封青岩?#31181;?#30340;字牌,一笑说:“高字牌,可请文相出手一次。”

    众学子闻言,心中不由大为震惊,大字牌竟然可请大儒出手?!

    “真可请大儒出手一次?”

    有学子目瞪口呆,实在被惊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那甲字牌呢?”

    有学子恭敬一礼后询问。

    “三枚甲字牌,可换?#24187;?#39640;字牌。”安修又说,“而甲字牌前二十者,方有资格竞争书院的十大弟子。”

    当学子听到如此说,目光变得有些灼热起来。

    书院的十大弟子,谁不想?

    这不是什么秘密,大部分士族学子和世族学子都知道,只有少部分士族学子和寒门学子不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“?#28909;?#21482;有八人有甲字牌呢?”有学子突然发问,毕竟甲字牌不易取得,有时候不够二十人亦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那书院就只有八大弟子。”

    安院主说,接着对封青?#25671;?#39068;山几人言,“大字牌和高字牌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不要轻易动用,这是书院让学子用来保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明?#20303;!?br />
    封青岩心中亦有些惊讶,闻?#38498;?#23601;回礼。

    “诸生肃穆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老教谕高声道。

    待学子安静下来,老教谕再唱:“入学礼成,葬山书院师生共拜天下太平!”

    安院主和诸位教谕、教习转身,率领学子进行最后一拜。

    “吾愿天下太平!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躬身一拜。

    至此,入学礼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入学礼?#26469;?#20026;正衣冠,拜诸圣,请圣泽,拜先生,呈束脩,净手净心,朱砂开智,击鼓警示,拜?#26159;?#31508;,启蒙始字,夺字牌,以及最后的拜天下太平。

    这快要一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位于书院大门东侧的巨大漏刻显示,已经申时初了。

    “诸学子到膳堂就餐。”

    老教谕提醒道。

    这时,众学子早已经饥肠辘辘,听到书院还给学子提供膳食,不禁有些惊讶和惊喜。

    在教习的指引下,众学子匆匆往膳?#31859;?#21435;。

    但有部分学子,不愿在书院的膳堂就餐,就匆匆往书?#21644;?#36208;去,却被?#24187;?#25945;谕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入学礼后,学子必须到膳堂就餐。”教谕说。

    学子闻言?#35835;?#19968;下。

    “必须?”

    有学子愕然问。

    “必须,即使是封三鼎亦不例外。”教谕面无表情说。

    学子听到教谕如此说,只能往膳?#31859;?#21435;。

    不少学子来到书院东北角的膳堂,见到膳堂竟然只提供五?#21364;至福?#19981;禁?#35835;算读恕?br />
    特别是从小锦衣玉食的世族学子。

    这如何吞得下腹?

    “可有肉乎?”

    有世族学子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教习面无表情说。

    “可有羹乎?”

    “没!”

    不少跪坐在矮几后,看着陶盆里水煮无味的粗食发呆的世族学子,不知道如何下嘴了。

    寒门学子倒是匆匆吃起来。

    不少士族学子亦吃得很香……

    “粮食来之不易,不可浪费。”

    有教谕知道世族学子在想什么,就立即绝了他们的想法,“必须吃完,方可离开膳堂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一些世族学子惊叫出来,满脸的苦色。

    “吃不完者,不吃者,浪?#39068;擼?#30342;评为丁。”那教谕又道,?#32426;?#24494;微蹙起来。

    众学子一听,就不敢有小动作了。

    “那第一个吃完呢?”有学子好奇问,“甲评?”

    “吃完是应该的。”教谕说,“甲评,岂是那?#26149;?#25343;?三个甲评,可换?#24187;都?#23383;牌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先生,如何才能拿到甲评?”

    众人学子顿时兴奋起来,目光里满是期待。

    三个甲评就能换?#24187;都?#23383;牌,实在太让人意外和惊喜了。

    “吾高兴即可。”

    那教谕笑眯眯说,看向封青岩又言,“例如,青岩学子今日夺得大字牌,大壮葬山书院之威,吾心甚慰,甲评。”

    这时,众学子都呆住了,这样都行?

    那岂不是十分随意?

    就连牧雨、周昌等学子,亦被教谕随手的一个甲评给惊到了。

    封青岩?#35835;?#19968;下,就站起来行礼道:“?#36824;?#20808;生。”

    教谕满脸欣慰点头,接着看向众学子说:“就是如此,汝等让吾心慰,亦可得甲评。”

    众学子看向封青岩的目光,变得有些幽怨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有不少学子开始动心思了……

    三个甲评的确可换?#24187;都?#23383;牌,但是书院只有教谕、大教谕和院主才有能评甲。

    教习没有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……
圣诞奇迹电子游艺
微信粉丝工厂赚钱吗 即时指数手机版 辽宁快乐12开奖直播技巧 2012年欧洲杯足球直播 网易体育比分 时时彩二星直选稳赚 2014年七星彩开奖结果 pk10直播开奖记录 快乐12每日必出4码组合 德州麻将游戏 七星彩 内蒙古快3开奖视频 广西十一选五平台 蚂蚁威客怎么赚钱 云南快乐10分中奖规则 辽宁快乐12走势图 任选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