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书盟 > 君子与鬼 > 第044章 拜为师兄

第044章 拜为师兄

    灵水桥上。

    北风依然呼啸,卷着雪花肆虐大地。

    南岸灯火渐渐亮起,一双双或震惊、或敬佩、或狂热、或羡慕的眼睛,落在桥上似眺望远方夜空的封青岩身上。

    君子鼎竟然是文运所化!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心中?#24187;?#26377;些震惊,怪不得自古就有言,九鼎君子他日必定成圣……

    在眼睛开阖的刹那间,他不仅“看”到了他人无法看到的文运,还“看”到脑海里的鼎形印记内,竟然储存着三股磅礴的文气。

    他心中诧异,亦有些惊喜。

    原来走过三座德门时,德门灌注下来的文气,都被君子鼎吸收了。

    且,现在他更加确定,他的眼睛里蕴藏着神秘的力量,可以在无意识的刹那间破碎虚空,追溯事物的根源。

    ?#19978;?#26159;他无法控制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种力量,他暂时称为“破虚溯源”。

    这时他回神过来,看着拜下的牧雨,摇摇头说:“一夜破境?#26725;?#37070;一夜参悟所得,不是吾之功,岂敢为女郎之师?”

    “若无吾师,吾岂能参悟?”牧雨恭敬说。

    封青岩笑了笑,说:“女郎且起,吾等皆是书院学子,如此不妥。?#28909;?#22899;郎不嫌弃,可称吾为一声师兄,一声师兄,吾还是敢受。”

    “雨,拜见师兄。”牧雨笑了笑行礼。

    “拜见师兄。”

    其他学子一一行礼。

    虽然可为师,但的确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称为师兄,不仅以示尊敬,还可表亲?#23567;?br />
    这一声师兄,不仅封青岩听着没压力,学子们叫着也丝毫没压力。

    灵水桥上涌来不少学子,瞬间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“牧女郎真破境了?女郎可是七品琴士,破境为师可不易,怎么可能一夜就破境了?”

    有学子不敢相信说。

    其实不仅是他们,即使是一直在桥上的学子,亦十分震惊。

    由士为师,不知道困住了多少七品琴士。

    “吾知汝琴艺不错,但要入品,起码需要数年之功,怎么可能现在就破境入品了?”

    有学子震惊问着好友,?#23721;?#30456;信好友一夜间就破境入品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师兄之功。”

    那破境的学子谦虚说。

    这时,越来越多学子围住封青岩,希望封三鼎能够帮帮他们,助他们破境……

    那些半途离开的学子,则悔恨不已。

    “诸位,三日后,青?#19968;?#22312;桥上夜读。”封青岩对众学子说,“至于诸位是否有所得,就要看天意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牧雨所说的“清幽平淡”之息,他根本就不清楚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谢谢君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封三鼎。”

    桥上学子称呼各异,但称呼为师兄的学子,感觉自己与封青岩更为亲近,心里不由生出几分自豪。

    封青岩在矮?#24178;?#25343;起自己的一卷书,朝众人一礼就往书院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诸学子回礼,目送封青?#20381;?#24320;方转身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发?#20303;?br />
    不久就天亮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开春大考的最后一天。

    那些闭关的出色学子,不管有没有成功,都已经出关了。

    南岸。

    竹楼院落。

    “快巳时正了,公子为何还不出来?”

    院子里,一亭亭玉立的白衣侍女,期待中带着焦急待说,“琴心,公子肯定能入七品吧?”

    “肯定能,公子乃是琴道天才!”

    同样是亭亭玉立的侍女琴心点头说。

    不久,方忘就从竹楼二楼出来,一脸的笑容,站在栏前眺望远方,自豪说:“终于为七品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可是突破了?”

    两名白衣侍女走上,看着楼上期待问。

    方忘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侍女闻言高兴跳起来。

    ?#30333;?#26085;,可有谁荣登天下榜?”

    方忘不忘问,他闭关时特意让侍女留意,以及关注书院的一切动静。

    两侍女把自己知道的一一说出来。

    天下榜实在太难了。

    偌大的周天下,或许就几个人能?#21069;?#32780;已。

    例如,儒教的开春大考,能够荣登天下君子榜的,到目前只有封青岩和颜山二人。

    方忘把这些名字一一记下,又问:“书院有何消息?”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牧女郎在快要天亮时,破境成为六品琴师了。”那名为琴心的侍女,迟疑一下就是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消息不可能瞒得住。

    “六品?!”

    方忘心中震惊,脱口道: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他身为琴士,自然知道由琴士到琴师是如何的困难,如同一道天堑般拦住了无数的琴士。

    “真破境了?你们可没有听错?”

    方忘不敢相信,再次确认问。

    “不仅牧女郎破境了,还有两名琴童亦破境入品了。”侍女琴?#21335;?#20102;想补充说,“婢子听闻,这一切皆是君子青岩之功,是君子青岩助他们破境。”

    “这破境,又何关封三鼎之事?”

    方忘有些疑惑问。

    两侍女把灵水桥破境之事详细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灵水桥破境,不仅传遍了整个亳城,亦迅速传到另外八十书院。但是,这八十书院的学子根本不相信,认为是讹传。

    ?#28909;?#30495;如此,岂不是琴君往地上一坐,就有无数琴者破境?琴君的确可助一些琴者破境,但是没?#24515;?#20040;神奇,亦没?#24515;?#20040;容易。

    而灵水桥破境中,封青岩被传得神乎其神了。

    方忘听完满脸茫然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他还是不太相信,认为其中必有误会,才造成破境是封三鼎之功。一阵后,方忘就满脸悲愤,自己好不容易才踏入七品,?#20174;?#34987;牧雨甩在身后……

    这女郎太嚣张了。

    “从今日起,你们就叫清幽和平淡。”方忘对两侍女愤愤不平说。

    “公子,不要啊。”

    名为剑胆的侍女,满脸委屈说:“上次?#25343;?#36824;不到?#30342;攏?#23138;子好不容易才习惯现在的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子,能不?#25343;?#21527;?”琴心有些闹心问。

    “吾意已决。”

    方忘语气坚定说。

    他走出竹楼,一个时辰过去后。

    方忘不禁有些诧异起来,自己因封三鼎而破境,牧雨等琴童亦因封三鼎破境,难道封三鼎乃琴者贵人?

    看来三日后,灵水桥必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,虽然牧雨踏入六品琴师之境,但是在登天下少年琴榜时失败了。

    因为天下少年琴榜,只排一百个名字。

    而六品,亦有高低之分。

    不过她却名传八十一书?#28023;?#34987;不少学子誉为琴道天才,将来有可能破境为琴相。

    在开春大考的最后半天。

    三上书院和十大书院的精英学子?#36861;?#20142;相,一个接一个名字传到其他书?#28023;?#19981;少学子被震惊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这时,天下瞩目的“太平有象”称文才,亦开始了。

    这是三上书院和十大书?#28023;急?#29992;压葬山书院的最后手段,他们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注:在起点或创世搜索本书时,搜索全名不会显示,要搜索“君子与”或“君子“才会显示出来。
圣诞奇迹电子游艺
微信麻将软件哪个好 吉林快3今天推荐豹子 青海快3今日开奖结果 幸运赛车官网 欧洲足球指数即时比分 硬币兑换机器怎么赚钱 wcba新浪体育 雪缘园足彩比分直播 充值打麻将的平台 足球电竞比分预测 pk10稳赚不赔绝招 余额宝能赚钱也能花你知道 捕鱼大亨安卓 海南环岛赛 狂人时时彩计划稳赚 彩票人工计划软件靠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