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书盟 > 君子与鬼 > 第043章 唯有吾师!

第043章 唯有吾师!

    月色下。

    有北风卷着雪花掠过,拍打在灵水桥上神态各异的学子。

    但是,封青岩身侧的那盏油灯,却连火苗都没有晃动一下,四周静?#30431;?#27809;风般。

    牧雨静静盯着那盏油灯。

    渐渐地,四周没有了风声,没有了跪坐的学子,唯有死寂般的冰天雪地里,有一盏油灯在静静燃烧。

    天地静得可怕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这时,书院前的老教谕,看向牧雨时微微惊讶,说:“还真得窥门?#35835;耍俊?br />
    “这……牧女郎能入六品?”

    年轻教习心中一喜说。

    若真入了六品,说不定还能与三上书院和十大书院的弟子,争夺一下天下少年琴榜。

    “岂是那么容易?”

    老教谕摇摇头,看向其他“法”就在眼前却不得“法”的学子,心中不由暗暗着急,恨不得上前提醒一二。

    若此时错过了机会,怕是日后难有这样的?#27809;?#32536;。

    但“法”岂是提醒就能够得到?

    倘若如此,天下人人皆大儒。

    封青岩静心读书,无意?#35835;?#38706;出来的“法”,亦让老教谕颇为震惊。毕竟,封青岩并没有参悟了“静”之境,只是身具一定的“清幽平淡”之息,自己亦是无法操控。

    若是刻意了,反而流露不出来。

    渐渐地,亦有一些学子发现油灯不对劲,明明灵水桥上不时有北风掠过,那盏油灯却一直不曾熄灭。

    这?#30431;?#20204;感觉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若是大儒或文相倒是好理解,他们心静可让风止,但是封三鼎明明没有开启文宫……

    灯不熄,说明灯前无风。

    无风,是为静。

    有学子盯着油灯思索间,突然陷入死寂的冰天雪地里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一个琴音轻轻从天地而起,若不是仔细倾听,根?#38745;?#21548;到。

    书院前的老教谕和教习,见到牧雨的气息徒然一变,竟然有几分大家风范,不禁让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手起,弦动,音落。

    纤细的指尖下,吟猱余韵,细微悠长。

    蓦然间,只见灵水桥上音雾弥漫,如大雾降临,笼罩着牧雨似弱不禁风的身子。

    琴之九品,白色音雾弥漫。

    “彼黍离离,彼稷之苗。行迈靡靡,中心摇摇。”

    一个低低的,轻轻的,似潺潺流水般的浅吟低唱缓缓响起,透着淡淡的哀伤。

    “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”

    牧雨一边抚琴一边低吟浅唱。

    灵水桥上,白色音雾与赤色音雾相交相融。

    琴之?#20284;罰?#36196;白音雾相生。

    “彼黍离离,彼稷之穗。行迈靡靡,中心如醉。”

    “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”

    风,乱?#22235;?#38632;的青丝,却无法乱得了她的心,那低眉婉约的眼里,隐隐可见泪光。

    轻轻的浅唱与轻轻的琴音交融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灵水桥上出现了橙色音雾,与赤白音雾相交。

    琴之七品,三色音雾呈彩。

    “彼黍离离,彼稷之实。行迈靡靡,中心如噎。”

    “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”

    三色音雾不断交融,似乎孕育着什么,变得色彩斑斓。而轻轻的琴音,飘落在灵水河两岸,触动一个个人的心灵。

    书院前的老教谕见到,眼中露出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六品!

    年轻教习有些激动,忍不住低声说出来。

    白、赤、橙三色音雾不断交融,转换,慢慢交融出第四色。虽然第四色音雾很淡,?#27973;?#24494;弱,但它最终还是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由三色呈?#26102;?#25104;四色斑斓,这是琴之六品,女郎竟然突破了。”年轻教习惊喜无比,心中为牧雨高兴。

    一直静心读书的封青岩,似隐隐听到一个轻轻的琴音。?#24863;那?#21548;下,果然有若隐若现的琴音?#32422;?#27973;唱,且琴音与浅唱中都透着淡淡的哀伤……

    他诧异之下就停下读书,就朝牧雨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牧雨白皙的脸上,隐隐?#26131;?#27882;光……

    一个无法控制自?#22909;?#36816;的凄怆女子,却为了琴,为了己,不得不去抗争……

    他心中微微感叹一声。

    而他一停,心中就不静,那些陷入死寂冰天雪地的学子,似乎?#24189;?#31181;境界中回神过来。

    接着,一个个琴声响起……

    一个原本是琴童年轻学子,身后竟然生出淡淡的音雾。

    入品!

    “哈哈,习琴多年,此刻?#30415;?#27861;门。”那年轻学子激动得热泪盈眶,情不自禁大喊:“吾,入品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又有一个琴童学子,身后亦生出淡淡的音雾。

    “入品了,入品了。”

    那学子喃喃说,想到自己为了习琴,吃尽了苦,在这一刻终于苦尽甘来,入品了,不由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书院前的教习看到这一幕,心中?#24187;?#26377;些震惊。

    “琴士破境为琴师有一,琴童破境为琴士有二……”年轻教习吃惊不已,这实在让?#22235;岩?#32622;信,“琴士破境为琴师,不亚于十琴童同时破境为琴士。”

    “不止。”

    老教谕沉吟一下,说:“在三天内,或许还会学子会破境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年轻教习震惊看着封青岩。

    ?#20064;?#22260;观的学子目瞪口呆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看一看人,就入品了?

    何时入品如何容易了?

    起初他们还在嘲笑,说这些学子异想天开,脑袋?#24187;?#22841;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们亦震惊看着跪坐于桥上,更加出?#23601;?#20439;的封青岩,心里只有高山仰止。

    他只是静坐,就可让?#20284;?#22659;。

    这时牧雨?#37027;?#25273;去泪痕,抱着七弦琴朝封青?#26131;?#26469;,跪下恭敬拜道:“雨,拜见吾师。”

    “女郎,何需如此?快请起。”封青岩连忙道。

    “拜见吾师。”

    不止是破境的学子抱琴恭敬上前,而是所有学子皆抱琴上前行礼,不过倒是没有像牧雨般跪拜下来。

    “岂敢?诸位过誉了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摇摇头,说:“青岩所做何事,值得为汝等之师?请诸位莫要如此,让人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谁能让吾等一夜破境?唯有吾师!”

    牧雨再拜下道。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的?#38498;?#31361;然动了一下,似乎多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他眼前的景物消失,世界变得虚无起来,见到眼前有丝丝缕缕的气雾,从天?#24405;?#27809;入他的?#38498;?#37324;。

    文运!

    这气雾,竟然是缥缈的文运!

    封青岩心中微微一怔,接着他?#38498;?#37324;的鼎形印记,似乎变得清晰一些了。他只是真心想帮一下牧雨?#32422;?#35832;位学子,却想不到天地如此回赠他……

    且他今夜过后,必定再次名动天下。

    ……
圣诞奇迹电子游艺
时时彩后一计划倍投表 手机麻将代理如何取消 快乐12最大遗漏数据漏 山东11选5开奖号码 股票推荐咨询 辽宁十一选五 赚钱的赚组词是什么 万条筒什么意思 大唐麻将外挂神器安装 电竞比分直播电竞比分直播 吉林快3 2013年上证指数最低点 深圳开一点点奶茶赚钱么 海王捕鱼充值骗局 吉林体彩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 全天飞艇最精准2期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