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书盟 > 君子与鬼 > 第028章 以貌取人

第028章 以貌取人

    夜色下。

    封青岩看着毫无动静的山神庙,就抬头看了看夜空,低声说:“应该是时候还未到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他把葬山令抛给九歌,道:“九歌送?#19968;?#21435;。”

    九歌欢天喜地接过葬山令。

    当封青?#19968;?#21040;木屋,虽然早已经过子时,但没有去休息,而是继续阅读经史。

    当他读书读累了,就拿出雪花宣看看,眨眼间就神清气爽过来,?#30431;?#20877;次惊?#38745;?#24050;。这雪花宣,不仅可使人文思如涌,还可一定程度消除疲劳,使人精神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九歌,神庙的事不用急,待我开启文宫,或许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在天色快亮时,封青岩放下书籍说,这虽然是圣人都难以做到的事,但是他却想尝试一下。

    九歌只好应下。

    片刻,封青岩就洗漱前往早堂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来,他已加速把《雅经》学完,亦熟记了九成常用字,现在正在跟安先生学《诗经》。而他的学习能力,即使是安修亦惊?#38745;?#24050;,于是?#28044;?#20102;教学进?#21462;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午后。

    周昌来到木屋。

    “封兄还在苦学?”周昌有些诧异说,“过几天就是书院大考了,应该放松才对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苦笑一下。

    他倒是想放松几天,以最好的状态应对书院的入学试。但是,以自己现在的情况,有机会放松吗?

    若不抓紧时间苦读,恐怕进入书院的机会渺茫无?#21462;?br />
    “书院来了个八品琴士,在?#20064;?#30340;竹楼里以琴论道,以琴会友,封兄可与我同去?”周昌说,“八品琴士难得一见,封兄可不要错过了。其实,聆听八品琴士的琴音,亦可受益匪?#24120;?#23545;修身养性十分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想起自己听到琴声就颤抖的双手,现在正好有机会可以探究一下,沉吟一下就说:“周兄有请,岂有不去之理?”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周昌大笑。

    两人乘坐马车前往?#20064;丁?br />
    不久便到?#20064;?#30340;一座大竹楼前,而竹楼下早已经围满诸多学子。

    琴棋书画乃是君子之?#30504;?#21463;到诸多读书人的?#25918;酰?#22312;周天下有崇高的地位。众学子听到昨天到来的八品琴士,在竹楼以琴论道,以琴会友,不禁大喜而来,自然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即使在苦学的寒门弟子,亦来了。

    竹楼门前。

    一对亭亭玉立的白衣少女微笑而立,拦住了欲往楼上冲去的学子。

    琴,乃高雅之物。

    听琴,更是高雅之事。

    虽然琴者以琴会友,觅知音,四方琴友皆可来,但不接待不通音律之人。

    这白衣少女站在门前,就是拦下不通音律之人。

    “请问,七弦琴的制作,要经过何道工序?”左边的白衣少女,微笑询问最前面的学子。

    那学子听到就苦想,最终只能摇摇头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,有气质不凡的士族弟子走上前,微笑说:“要经过选材、造型、槽腹、合琴、灰胎、研磨、擦光、定徽、安足、上弦、调整音色等数道工序,不知我说得可对?”

    “请上楼。”白衣少女说。

    那学子微微一礼,回头得意看一眼众人,就走上竹楼。

    在白衣少女的考问下,大部分学子失望离开,只有少部分学子兴高采烈上楼。

    但拦人考问的行为,亦引起一些学子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哼,不就八品琴士吗,有什么了不起的?吾日后,亦是八品琴士。”有学子心中愤怒,却满脸不屑说。

    待到周昌和封青岩时,两白衣少女不由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见了如此多学子,唯有此二人方可与公子一比,特别是这位白衣郎君,出?#23601;?#20439;似更胜公子一筹。

    左边少女微微一礼,说:“请问郎君,何是琴音九德?”

    “琴音九德是为奇、古、透、润、静、?#21462;?#22278;、清、芳。”周昌微笑说,自然不会被如?#24605;?#21333;的问题难住。

    “还请郎君上楼。”少女说。

    周昌并没有立即上楼,而是站在一旁等封青岩。

    “请问郎君,七弦琴面圆而底扁,象征什么?”少女微笑说,有些不敢看封青岩。虽然她们在诸学子面前,有底气直视,甚至冷?#24120;?#20294;是站在封青岩面前,却生不出一丝的底气。

    “天圆地方,即天地。”封青?#19968;?#31572;。

    “还请郎君上楼且小心,注意台?#20303;!?br />
    白衣少女不敢直接,担心说。

    这时,后面的学子有些骚动起来,因为周昌和封青岩的两问,实在太过简单了。

    且,完全是不同的对待。

    “小娘子,这?#36824; ?br />
    有学子愤愤不平,说:“为?#26410;?#20108;人如?#24605;?#21333;?”

    这得到不少学子的附和,因为这两问实在简单过头,只要知道七弦琴的人都会知道。

    ?#19978;В?#36825;两少女并没有理会,继续考问。

    “哼,下人以貌取人,看来主人亦?#35980;?#21040;哪里去。”有学子拂袖而去,“这样?#36824;?#30340;琴音,不听也?#30504; ?br />
    两少女闻言,脸色微微一白,接下来考问了一些简单的问题。

    封青岩和周昌登上竹楼,已见竹楼里跪坐着不少学子,大概七八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楼内熏香,满室清香。

    在北面的琴桌后,跪坐着一冷傲的白衣青年。

    竹楼内,每走进一人,冷傲白衣青年皆点头示意,待到两白衣少女上楼关门后,就朝众人微微一礼。

    当清幽平淡的琴声响起时。

    封青岩的双手,又忍不住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他双手缩在宽袖内努力控?#30130;?#21516;时观察其他人,而其他人并没有这情况……

    这应该是自己双手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除了有些心不在焉的封青岩外,众人?#32487;?#24471;如醉如?#30504;?#36731;闭着眼睛与琴音同游物外。

    抚琴青年无意间撇了一眼,眉头微微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典抚尽余?#33579;?#20247;才方?#36873;?br />
    “方忘,见过诸位。”

    这时,白衣青年站起与诸位见礼,而众人亦起来见礼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烟雨州琴道天才,方忘,方物外。”有学子听到白衣青年的名字,不由惊呼出来,“想不到方兄亦到书?#27627;耍?#30495;是天下英才汇聚一堂。”

    “岂敢,让诸位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方忘客气说,上下打量一下封青岩,就言:“我见封兄刚才心不在焉,可是忘的琴声有错?还请赐教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由诧异看向封青岩。

    琴声有错没错,他们岂能听不出来……

    ……
圣诞奇迹电子游艺
2018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网站 广东快乐十分稳赚计划 黑龙江十一选五 微信群有人指导买彩票 全部彩票开奖结果查i绚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规则 双人麻将单机版 七星彩 福建快三现场开奖app pc蛋蛋幸运28定胆位 时时彩一星怎么卖稳赚 吉林快3开奖软件 福建22选5 北京pk10稳赚方法 欢乐炸金花赢三张 重庆快乐十分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