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书盟 > 君子与鬼 > 第011章 先生请留步

第011章 先生请留步

    “笃笃——”

    门外,面目狰狞的恶鬼一直在敲门。

    窗后,车垓惊恐无比,被吓得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那“笃笃”的敲门声,如何催命符般击在心脏上,令他头皮发麻得如同炸开般。接着,看到恶鬼竟然慢慢扭头,朝他看来,那冷冽而邪恶的目光,?#30431;?#22914;掉万年冰窖般,浑身冻住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不要过来,不要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车垓瞪着惊恐的眼睛,内心呐喊起来,但恶鬼却猛然朝他扑上来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——”

    车垓挣扎大喊,声音划破夜空。

    “八极!”

    一个焦急喊声传来,正是住在同一间客栈里的傅林,听到车垓惊恐的救命声,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冲出去,就连房门都被他撞破了。

    他冲到车垓的房前,焦急大喊:“八极,八极……”

    但房内没有回应,他就一下子撞破房门冲进去,扫视四周就看到车垓倒在左侧的窗下,不知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“八极?!”

    傅林心中一颤,就冲?#20808;?#25265;起车垓,发现并不是死,整个人松了口气坐下。

    这时,客栈里不少学子被惊醒过来,特别是和车垓一起求学的朋友,都已经跑到车垓房间来了。

    “子直,这是怎么回事?”有少年疑惑问。

    “八极怎么了?我好像听到他喊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问着。

    傅林把晕厥的车垓抱到床上,对着众人摇摇头,说:“?#26131;?#38376;进来时,八极已经晕倒在地上了。”

    一阵后,车垓悠悠醒转,见到床前转着熟悉的面孔,才知自己没有死。

    “八极,刚才怎么了?”有少年问。

    车垓缓了口气,带着些惊恐说:“刚刚有恶鬼敲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恶鬼敲门?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城里怎么会有恶鬼?况且,城北可?#37034;?#38498;主坐镇,哪个恶鬼不长眼睛,敢跑到城内害人?”有人立即?#24202;担?#26681;本就不相信,问:“你是不是?#21019;?#20102;?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有恶鬼跑到客栈来,我们怎么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车兄,肯定是你?#21019;?#20102;。”

    不论车垓怎么解释,众人都不相信有恶鬼。

    先不说,这是在城内,外加安院主坐镇等,就说车垓所言的“笃笃”敲门声,他们就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那“笃笃”的敲门声不小,两侧的房间肯定能够听到。

    但是,住在车垓两侧的人,根本就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众人见车垓无恙,安慰一声?#22836;?#32439;离开,毕竟天还没有亮……

    “子直,你不信我?”

    傅林并没有离开,而是陪着车垓坐在小厅。

    这时,傅林没有立即回答,只是看着脸色苍白的车垓,说:“八极,可能是你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喝醉?”

    车垓怒而笑,接着却突然平静下来说:“现在想想,的确是我?#21019;?#20102;。”

    “这门……”

    傅林有些不好意思看着被自己撞破的门,说:?#25353;?#22825;明,再让店家来修理,今晚只能将就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一边站起来,迟疑一下又言,“八极,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车垓点点头。

    但他却坐着不动,眼睛一直盯着门口,内心隐隐害怕自己一闭上眼睛,那恶鬼就再次来敲门。

    ?#21019;恚?br />
    他起初?#26197;?#33258;己可能真的?#21019;懟?br />
    正如他们所?#30340;?#26679;,城里怎么可能有恶鬼?况且,安院主还在城北不远坐镇,哪个恶鬼不长眼睛跑来城里?

    但是,他知道,自己没有?#21019;懟?br />
    恶鬼真的在?#30431;?#30340;门……

    至于他没有死,是恶鬼无法扑进墙内,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了。还有,他有一种很古怪的感觉,只要他开门,那恶鬼就能够进来……

    但是,为何其他人没有听到敲门声,也没有感受到恶鬼?

    车垓心有余悸,一直坐到天亮才敢睡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,山涧。

    封青岩天亮即醒,洗漱uc书盟。

    不久后,陈牛就赶着马车,带着陈娘子和食盒来到木屋。

    “封郎君,早膳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娘子提着食盒下车,站在门口说。

    封青岩闻声从书房出来,对着两人微笑点一下头,就见陈娘子微微一礼走进客厅,把做好的早膳一一摆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封郎君,早膳还热着。”陈娘子?#35828;?#19968;旁说,“若有不合口味,?#21482;?#24819;吃什么,可先与我说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点点头就坐下吃。

    “很合我口味,如果再淡一些就更好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吃了一阵,感觉味道还不错,就对陈娘子说。

    “婢子记下了。”这时,陈娘开始收?#25353;?#25195;起来,片刻又问:“封郎君,可有衣物要换洗?”

    “衣物?#26131;?#24049;洗就行了。”封青岩吃完离桌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”

    陈娘子正要收拾碗筷,闻言就连连摆手,说:“封郎君乃读书人,岂可如女人般去洗衣物,这会被人笑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?#23567;!?br />
    封青岩想了想说。

    “封郎君,可是要去书院了?”

    一直在屋前候着的陈牛,这时走上台阶询问。

    封青岩看看天色,亦不早了,就点头,在陈牛的引领下走上马车。虽然马车朴实无华,却擦洗得十分干净,?#30340;?#36824;铺上厚厚的垫子……

    不久,马车就在草堂前停下,守门?#20808;?#26377;些诧异看着封青?#25671;?br />
    “见过白侯先生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一礼后,就朝早堂走去。

    白侯乃守门?#20808;?#30340;姓,至于名什么,是否有表字,封青岩就不得而知。?#20808;?#38500;了喂喂那头青牛,以及教教几个孩童打拳外,就一直坐在他的茅屋前磨破柴刀。

    平时很少说?#21834;?br />
    这时早?#27809;?#31354;无一人,封青岩就在沙盘前跪坐下来,一个个字默写起来,迅速快?#25509;?#20123;让人看不清。

    还是识字不多啊。

    这是他不得不来早堂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久,几个孩童就吵吵闹闹走进来……

    眨眼间,一个上午过去。

    草堂外,或者灵水河岸边,依然有不少学子在围观冬官匠人建书院。也有不少学子,注意到封青岩的存在,疑惑弱冠之年了?#22815;?#22312;蒙童?#23567;?br />
    “先生,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在安院主正要走出早堂时,封青岩迟疑一下道。

    安修停下转身,有些诧异看着一直安安静静的封青岩,好奇说:“青岩,何事?”

    “可否请先生,将《雅经》用雅语都读释一遍?”

    封青岩身子前倾拜下道,内心有些担心安院主拒绝,“现在先生授课进度,于青岩来说太慢了。”

    早堂免费入学,也说明教习教什么,你就只能学什么。

    而《雅经》,?#21019;?#20070;,雅正之言解释古词古义,乃读书人诗经、通经的重要工具书。全书?#31456;即视?#20843;千有余,可分为释诂、释言、释训、释?#20303;?#37322;宫、释器、释乐、释天、释地、释丘、释山、释水、释草、释木、释虫、释鱼、释鸟、释兽、释畜等篇。

    一般人学?#21834;?#38597;经?#25151;?#20197;博物不惑,多识鸟兽草木虫鱼之名,以及增长各种知识。

    但于封青岩而言,主要是为了识字,以及学雅言。

    ……
圣诞奇迹电子游艺
可以玩天津时时 江苏福利彩票快三开奖 闲来琼崖海南麻将 天涯海南麻将安卓下载安装 比分网即时比分球探 捕鱼大师官方网站 排列3 取胆码的方法准确100% 国标麻将怎么打图解 快乐12投注技巧分析 天津时时彩 福彩3d今日开奖号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单2 qq二人麻将规则及玩法 北单比分蛮高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