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书盟 > 君子与鬼 > 第010章 恶鬼敲门

第010章 恶鬼敲门

    “二位可知是哪位贵人?”

    待妇人说了前因后果后,封青岩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婢子不知。”妇人摇摇头,说:“那位贵人并没有当面,只是由一老丈出面,说前往此处有一木屋,木屋主人姓封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婢子就与良人早早在?#35828;?#20505;。”

    妇人在说话时,木讷汉子在旁边猛点头,表示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那老?#19978;?#35980;如何?”封青岩又问,在妇人大概描述一下后,他就想到第一天进城时,那位送上如意囊的老奴,与妇人的描述十分相似,几乎肯定是同一人。

    而那位出资的贵人,自然是车中的那位贵人。

    至于这位贵人,又是何人,当时封青岩认为两人的交集仅止于街上的一礼后,就没有去打听。谁想到,那位贵人不仅没有忘了自己,现在还资助自己?#24187;?#21416;娘和?#24187;?#36710;夫,以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。

    两人素昧平生,对方却二次帮自己,封青岩心头十分感激。

    “贵人的好意,青岩心领了,二位还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沉吟一阵,就对二人微微一礼,道:“还请二位代青岩?#36824;?#37027;位贵人,说青岩未立尺寸之功,不敢受其禄。”

    “啊,回去?不不……”

    汉子听到顿时急了,可是又拙口笨腮,不由抓耳挠腮。

    “郎君,婢子可是收了贵人的资产,并承诺与良人好好侍候郎君的饮食起居。”妇?#35828;?#26159;不急,停顿一下又说,“郎君乃读书人,当知仁义礼智信之重,难道郎君要陷婢子与良人于不义,从此违信背约,成为言而无信之人吗?”

    封青岩不禁有些诧异起来,这妇人口齿真是普通人家?

    “若婢子与良人就此下山,试问天下谁又敢用言而无信之人?”妇人带着些幽怨,看?#35834;?#26377;几分风韵,“婢子家中不仅有双亲要孝,也有三幼儿嗷嗷待哺,若婢子与良人因失信不得再用,又如何养家糊口?敢问郎君,可是要陷自己于不仁?”

    封青岩闻言不由一笑。

    这妇人的口齿,不仅条理清晰,还善于诡辩。自己用不用人,与他们失信与自己不仁,又有何关?

    不过,倒?#25970;?#26377;跟妇人争辩。

    一个厨娘与车夫竟有如此信诺,这倒是?#30431;?#26377;些意外。这时,如果自己再拒绝,反倒是有些?#20204;?#20102;。

    “那位贵人说,若郎君想要报答,只需考进书院,成为书院的十大弟子即可。”

    妇人想起什么就赶紧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十大弟子?”

    封青岩有些疑惑,接着点?#35828;?#22836;,朝亳城的方向一礼,说:“青岩必成书院十大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郎君……可是应下了?”妇人稍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陈娘子和陈郎二位了。”封青岩说完就朝两人微微一礼。

    “不敢不?#25671;!?br />
    两人见到连连摆手躲开。

    “封郎君,一日两食还是三食?”

    陈娘子迟疑一下就问,现在北地的百姓还是一日两食,但有些大户人家已经一日三食了。

    “一日三食。”

    封青?#19968;?#27809;有说话,倒是被木讷汉子抢着说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在问封郎君,不是问你。?#32972;?#23064;子白了一眼木讷汉子,就再次看向封青岩。如果一日三食,岂不是要多做一次?她倒是想封青岩一日两食,省下自己不少功夫……

    封青岩看了看木讷汉子。

    这时,木讷汉子反而不好意思起来,有些结巴道:“郎、郎君身子弱,还、还要读、读书……”

    封青岩?#35835;?#19968;下,就缓声说:“不用急,先深吸一口气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木讷汉子照做,感觉整个人轻松了不少,就说:“郎君身子虚弱,还要读书,十分耗神,所以要多食一餐。”

    “?#36824;?#38472;郎关心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一笑,就对陈娘子道:“就按陈郎所说,一日三食吧,膳食时间大概在辰初、午正、酉中,至于口味,清淡些即可,量不宜过多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说完,就掏出一块大概一两的银子交给陈娘子手中,交代说:“若不够了,告诉我,就从明天开始。”

    那位贵人,只是?#35835;?#21416;娘和车夫的工钱,至于封青岩的日常起居,还是需要自己出钱……

    陈娘子点头接过,就带着汉子收拾起来。

    其?#30340;?#23627;很干净,根本就不需要他们收拾,但这是一个态度……一阵后,木讷汉子突然想起什么,就匆匆跑出去。

    陈娘子不由一愣,就连忙喊起来。

    木讷汉子猛然醒悟过来,似乎把婆娘一个人扔在此十分不妥,就跑回来把陈娘子?#24188;摺?br />
    封青岩吃了些干粮,就在书房内看书。

    这些书,有的是从亳城书店买来,有的从安先生手中借来,都是烂大街的简易读物,他读起来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不知?#38382;保?#20182;听到外面传来异响,走出去一看,正见到木讷汉子拿着一柄锄头在开路。

    从草堂到木屋,只有一条崎岖小路,马车根本无法通过。

    因此只能开路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下。

    亳城十分安静,百姓早早就入睡。

    一些外来求学的学子,虽然欢聚在一堂,但未到子时就相继散去。毕竟天色寒冷,不宜熬夜,以免感染了风寒。

    雪月客栈。

    车垓一身酒气,醉熏熏走回房,倒床就蒙头大睡。

    “笃笃——”

    不知道?#38382;保?#38376;外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车垓正睡得迷迷糊糊,见有人打扰自己的清梦,十分不悦问:“谁啊?”

    但门外没有回应,继续在敲门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车垓又问,心头有些怒火起来,“三更半夜,敲什么门?”

    “笃笃——”

    敲门声继续响着。

    车垓见外门还?#25970;?#26377;回应,勃然大怒起来,冲着房门大喝:“滚!”

    “笃笃——”

    敲门声并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这时车垓怒火冲天,跳起床就朝房门冲去,猛然打开房门,但门外并没有人,骂了一句继续回床睡觉。

    “笃笃——”

    但在他刚要睡着时,敲门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车垓怒气冲冲跳起床找开门,但门外还?#25970;?#26377;人,大骂哪个缺德鬼。又一次要睡着时,“笃笃”的敲门声再次响起,但是开门后依?#24187;?#26377;人。

    “哼!别让?#26131;?#21040;你,要不然给你好看!”

    车垓上床假装睡觉,接着偷偷爬起床,守着房门一侧的窗户。

    “笃笃——”

    没多久,敲门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而车垓透过微微打开的窗户,看到敲门的“人”时,?#25104;?#28176;渐变?#35980;?#30333;起来,眼里出现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恶、恶鬼!”

    ……
圣诞奇迹电子游艺
内蒙古时时彩 重庆时时五星十位走势 35选7 天津彩票站快乐10分走试图 体彩11选5辽宁预测 福布斯最赚钱的荧屏情侣 凡乐湖北麻将安卓版 幸运飞艇两面盘这游戏合法吗 高频彩开奖直播软件 天津快乐十分软件下载 杭州麻将十风怎么打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 马会超准三肖六码第60期 骑马与砍杀赚钱 qq捕鱼王辅助 日本棒球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