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书盟 > 君子与鬼 > 第009章 书院四堂

第009章 书院四堂

    草堂外。

    不远万里而来的学子越来越多,有寒门学子、有士族学子、也有世族学子……

    当然,也少不了北地学子。

    这使原本冷清的北葬道,瞬间变得热门起来。

    在灵水南北岸,虽然学子三五成群谈笑,看似乱哄哄的一片,但是乱中却有序。在寒门学子群体中,不会有士族学子混入其中,而在世族学子的圈子里,也鲜见士族学子。

    一些学子经过草堂时,看到跪坐在孩童中的封青岩,都微微?#35835;?#19968;下。

    这画面实在有些违和,总感觉那人不应该坐在里面才对。

    “此人怎在早堂里?”

    有诧异的学子想?#24187;?#30333;,十分不解道:“看他白衣如雪,笔直如松,风采卓然,不可能是蒙童啊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。”

    旁边有学子点头,也有些想?#24187;?#30333;。

    “呵,不要被他的外表欺骗,其实就是一白丁,斗大的字不?#37117;?#20010;。”一青年带着些嘲笑走过来说,正是那喊话青年,“看着白衣如雪,风采照人,不过是假意撇清,沽名钓誉而已。”

    ?#35813;?#23398;子微微愕然,想不到还有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恶!”

    一年轻气盛的学子忍不住怒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可恶。”喊话青年点头,说:“数日前,我与几位同是求学的好友在畅饮抒怀,此人见吾等皆是士族弟子,为了与吾等结交,就便心生一计装作路过。我等见此人似有不凡,就邀请他共饮抒怀,谁知腹中无半点墨,竟然是个斗大的字不识的庶民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,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。”

    那年轻气盛的少年学子,不禁瞪?#35828;?#30524;睛,好奇问:“后面呢?”

    “后面被吾等揭穿后,羞辱一番就将其轰下楼。”喊话青年笑着说,“被吾等羞辱后,智穷辞屈,抱头鼠窜,那里还有半点的出?#23601;?#20439;?”

    “好,就该如何!”

    年轻气盛学子大喝一声,对着喊话青年颇感激说:“幸好兄台揭穿了他丑陋的面目,要不然还真被他蒙骗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不过是眼里揉不下沙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喊话青年笑了笑就离开,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八极,他与你无怨无仇,你却在人后造谣生事,毁人名誉。”傅林正好在旁边看到一切,见喊话青年走到四周无人时,就快步走上去指着呵斥,“你岂能如此?”

    “一个目不识丁的庶民而已,如何值得我造谣生事?”

    被称为八极的青年,看到傅林竟然帮着外人说话,心中顿时不悦,质问:“倒是子直你,为了一个外人,竟然不顾我们多年的情分,当面斥责我?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多年的情分,?#20063;?#19981;愿看到你误入歧途,要不然我当场就拆穿你了。”傅林唉了口气说。

    “我误入歧途?我如何误入歧途了?”

    车垓指了指自己,?#25104;?#28176;渐阴沉下来,带着怒气道:“那我是不是,还要感谢你手下留情,没有当场拆穿我‘造谣生事’啊?我车垓就是一个狐鼠之徒,你傅子直是仁人君子,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八极,想不到你如此执迷不悟,我实在?#21019;?#20320;了。”

    傅林看到恼羞成怒的车垓,突然生出一股陌生感,这还是自己多年的好友吗?但是不管如何,他都希望自己的好友,能?#24187;?#36884;知返,不要再错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车垓怒气冲冲离去。

    傅林看着拂袖而去的车垓不由?#35835;?#19968;下。

    这时他在检讨自己,或许不该直接指责,这太过伤颜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草堂内。

    封青岩跪坐在两尺余大的沙盘前,和孩童们一起认真习字,并没有理会窗外的一?#23567;?br />
    他有前世的功底,写出来的字自然不会差。

    一个上午就在习字中过去。

    在儒教八十一书院中,每个书院皆设有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堂。

    其中春堂,即是早堂,不论何人皆可免费入读,但只教最基本的读书认字,属于幼儿蒙学,且只在上午教学,每人只能读一年。

    这也是封青岩不仅没有被赶走,反而进入了早堂的原因。

    至于夏堂,也属于蒙学,但较于春堂?#38405;?#19968;些,主要还是读书识字,需要学子送上束脩方?#23665;?#23398;。

    而秋堂,属于少年学,主学诗、书等较易的经典,需送束脩。

    冬堂,主学仁义礼,需送束脩。

    书院开设春?#37027;?#20908;四堂收四方学子,主要以示儒家有教无类,只要肯虚?#21335;?#23398;,一律谆谆教诲。

    不过,春?#37027;?#20908;四堂,并不是开设在书院内,而是开设在书院外,只是书院的附属而已。

    而四堂的学子,并不属于书院的弟子。

    封青岩从早堂出来,就感受到一些少年学子对他指指点点,似乎诧异他都成年了还在早堂认字。

    他没有理会,朝自己的木屋走去。

    在回到木屋时,却看到木屋前恭敬站立着一木讷汉子和一左顾右盼妇人,年纪皆在三十出头的样子。

    在封青?#20063;?#24322;之时,就见妇人示意一下木讷汉子。

    但汉子抓耳挠腮不敢上前,妇人只好走前两步,小心翼翼问:“敢?#19990;?#21531;可是贵舍主人?”

    “正是在下寒舍。”封青岩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敢?#19990;?#21531;尊姓大名?”那妇人又问。

    “?#20013;?#23553;,名青岩,不知二位找在下?#38382;攏俊?#23553;青岩一边打量一边问,心中更加诧异了。

    “婢子张氏与良人陈牛拜见郎君。”

    妇人拉着木讷汉子一起跪下行礼。

    封青岩愕然不已,赶紧走前两步扶起两人,解释说:?#23736;?#20301;快请起,怕是二位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郎君为此贵舍主人,尊姓为封,就不会错了。”妇人说。

    此时,封青岩皱起眉头,心中更加不解了,说:“在下倒是此寒舍主人,也姓封,但是在下与二位素不相识,其中,是否有误会?”

    “请郎君知道,婢子和良人为亳城清白人家,婢子为厨娘,良人为车夫……”妇人缓缓讲述起来,?#30333;?#26085;城中有贵人出重资,?#38754;?#23376;照顾郎君起居饮食,让良人为郎君驱车引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圣诞奇迹电子游艺
网球比分和淄博 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 七星彩选号技巧与规律 安徽11选5助手下 mlb美国职业棒球比分 快乐扑克 下载闲来甘肃麻将 网易彩票新快3走势图 体彩排列五 河北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 甘肃11选5 吉林时时彩玩法 重庆快乐十分钟开奖 今日股票推荐怎么选 如何给网赌假充钱 球探足球比分老版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