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书盟 > 君子与鬼 > 第001章 谁人又在哭灵山

第001章 谁人又在哭灵山

    呼呼——

    北风号怒天上来!

    唯见葬山雪花大如席,片片吹落黄土台。

    山外朝歌城门破,五十里夜弦不复闻;八百诸侯今安在,谁人又在哭灵山?

    呜呜——

    一声声低沉的哭丧,从夜色下的风雪中来。

    一个个狰狞而恐怖的鬼影,从远方的风雪中去,奔向八百诸侯曾朝拜的灵山。

    但是灵山不再,唯见葬山冢墓高嵯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葬山南。

    那座正被风雪淹没的古城,只见家?#19968;?#25143;门窗紧闭,不见星点的火光。偌大的城池不见半个人影,但诡异的哭丧?#21019;?#22235;面响起,穿透肆虐的风雪,传入每个人的梦里。

    在此刻,在四面哭丧的风雪夜里,几乎所有人都从梦中惊坐而起。

    那诡异的哭丧——

    清晰传入他们的耳朵,脸色霎?#22868;?#24808;白起来。

    它、它们,又、又来了……

    那一双双瞪得滚圆的眼睛里,全是恐惧。

    在那斑驳的城墙上,守城兵卒不仅听到一声声诡异的哭丧,还见到一个个披麻的狰狞鬼影,脸色瞬间惨白起来,瞪着一双极度惊恐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恶鬼——”

    一个年老兵卒绝望大喊,转身疯狂跑去,?#20843;?#23427;们,又、又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个披麻的狰狞鬼影,随着肆虐的风雪掠上城墙,嘴里发出诡异的哭丧。而城墙上的兵卒,则变成了一张张人皮,在漫天的风雪中飘卷起来,迅速消失于夜色?#23567;?br />
    噗噗——

    一支支长矛在风雪中跌落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古城外。

    一辆老旧的牛车,在风雪中缓缓从东而来,磨损的轮子碾压在雪地上发出吱吱声。

    “先生,有恶鬼觅食。”

    牛车左侧的车辕上,坐着一个裹着蓑衣戴着椶笠的清瘦老人,?#21561;?#38543;着风雪掠入城池觅食的恶鬼,顿?#34987;?#20882;三丈。

    “我去?#35835;?#23427;们!”

    老人还没待?#30340;?#22238;应,就从车辕下抽出一柄柴刀匆匆掠向古城。

    这时,牛车上走下一个儒雅中年人,他手里拿着一卷竹简,负着双手在风雪中走着,眉?#26041;?#28176;蹙起来了。

    恶鬼披麻哭丧?

    中年人有些诧异,很快他就发现,恶鬼并不是觅食那么简单,似乎觅食只是顺便而已。

    它们最后都会奔向古城后的黑沉大山。

    黑沉大山陵冢交错毗连,处处皆是黄土坟头,竟无一处卧牛之地,其地下白骨多于土。一些陵冢动辄高数丈,周长数十丈,宛如小山般矗立,虽历尽沧桑,但仍不失霸气。

    在其山脚下,一个个披麻恶鬼跪叩悲哭,诡异哭声响彻黑夜。

    这一幕令中年人惊愕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山……”

    他蹙着眉头看着黑沉大山,沉吟一下就一步步踏空而上。

    不过眨眼间,中年人就迎着风雪踏上千米高处,向下看去竟然?#21561;?#19968;个个披麻恶鬼,在夜色下随着风雪从四面八方而来,恭敬跪叩在葬山下哭丧。

    阴森鬼气笼罩住黑沉大山,让人如置身黄泉恶狱般。

    还有,那诡异的哭丧,穿透风雪,响彻黑夜,又似乎穿越了时空般,在呼唤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先生,恶鬼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粗喘着气息的焦急声,从下方的城池传上来。

    中年人朝下方看了一眼,就把手中的竹简放开任其落下,自己一步步走下回到原处。

    竹简一边飘落,一边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一个充满韵味的读书声,夹带着一股浩浩?#21561;?#30340;浩?#40644;?#24687;,蓦然从天地间响起。

    一道道浩然白光,?#21448;?#31616;中发出落入城?#23567;?br />
    滋滋——

    一个个狰狞而恐怖的恶鬼,似乎被熊熊?#19968;?#28954;烧般,化为一缕缕青烟飘起。

    不过数息间,城中恶鬼全部?#24187;?#25481;,但也激怒了四周的恶鬼。

    “先生,这些恶鬼……怎么一个个都披麻哭丧?”蓑衣老人从城中出来,一边警惕注视四周,一边愕然问道。

    中年人摇摇头,目光再次落在黑沉大山上,脸色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大山黑沉,诡异,透着令人心悸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先生,怎么了?”蓑衣老人疑惑问。

    “山中,恐怕有大?#20303;?br />
    中年人猛然一步跨出,似乎化作一座巍峨山岳,横在古城和黑沉大山之间,?#27815;?#20102;从大山掠来的恶鬼。

    “大凶?!”

    蓑衣老人脸色大变,紧握着柴刀追去,神情变得凝重无比起来。

    大凶一出,赤地千里,寸草不生!

    中年人紧皱着眉头,看了看四周的地形,就指着山下一处较为平坦的山谷?#20898;?#36947;:“就在此处建书院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确定在此处?”蓑衣老人?#35835;?#19968;下问。

    “旗来!”

    但在此时,中年人脸色一变,猛?#32531;?#36947;。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

    蓦然间,夜空上乌云翻滚,出现剧烈的震荡。

    一杆散发?#34384;?#20809;的大旗,夹带着浩浩?#21561;?#30340;浩然之气,正破开层层的云雾飞射而来。

    “竖旗!”

    旗杆从夜空中插落,正正竖在谷口。

    “展旗!”

    那卷着的旗子,似乎迎上大风般,猛然展开了。

    刹那间,无数白光从旗中迸发出来,如同天上的星辰般,照亮方圆十数里漆黑的夜空,把古城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凡白光所到之处,所有恶鬼皆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那隐藏在山中的大凶,见到迎风展开的星辰旗,不由愤怒咆哮起来,邪恶的眼睛冰冷盯着中年人。

    ?#19978;?#26143;辰旗迸发出来的光芒,无法照进黑沉大山。

    “先生,山中废弃的冢穴墓室里,可能躲着一些捡祭品充饥的乞儿……”蓑衣老人见到星辰旗展开,心里终于松了口气,接着有些担忧看着黑沉大山。

    中年人点点头,沉吟一下就朝黑沉大山跨去。

    “你留下,看守星辰旗。”

    正待蓑衣老人跟上去时,中年人的声音从前方传来。

    “诺——”

    蓑衣老人应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?#23567;?br />
    漆黑一片,弥漫着浓烈的诡异气息。

    当中年人跨入黑沉大山时,耳边一直响着的诡异哭丧,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他眉头大皱起来,不?#19978;?#32454;倾听。

    那诡异的哭丧,似乎变成了古老而悲哀的呼唤,穿越了层层的时空,直接在人的灵魂深处响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?#31354;?#27743;水兮,上有枫。目极千里兮,伤春心。魂去归来兮,哀我大商……”

    大山深处。

    那通体黑色的葬宫里,不知葬了多少年的青铜古棺?#20898;?#36538;着一个不知死去多少年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那苍白无血色的脸上,淌流着两滴泪水,神情有着深深的哀伤。

    不知在何时,他缓缓睁开了眼睛,双手推开了棺盖,走出了通体黑色的葬宫……

    ……
圣诞奇迹电子游艺
安徽快3实时 平特复式三肖彩图 四川金7乐 北京快三软件下载 香港两码中特 棒球比分网雪缘 专业破解pk拾软件 ds篮球比分网 比分网球探足球即时比分 广西快乐10分破解如何计算公式 比分网球探比分网 色子单双公式技巧规律 快手开店赚钱吗 北单比分 亿客隆彩票首页 北京小赛车开奖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