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书盟 > 贫道了春 >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沈雪的道歉

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沈雪的道歉

    大小姐?金元宝跟候冠宁对视一眼,皆都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“什?#21019;?#23567;姐?#20426;?br />
    瘦高个态度更加恭敬,指着斜对面一间装修风格极为狂野的酒吧,?#20843;?#24050;经在那家酒吧里恭候大驾,去?#22235;?#23601;知道了!”

    本来想着打了小的会来老的,没想到这次却冒出来个大小姐,金元宝兴奋地搓了搓手,心里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    他转头对着候冠宁问道:“冠宁,你怎么看?#20426;?br />
    候冠宁怔了怔,“我?#21019;?#20107;必有蹊跷......”

    没想到话还没说完,金元宝早已经自顾自走出去老远,他白眼一翻,也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现在是大白天,很少有人会闲着没事泡酒吧,而且这所谓的‘大小姐’估计要么是包了场,要么就是这家店的老板,偌大的场子里一个人都没?#23567;?br />
    瘦高个一马当?#21364;?#30528;他俩在前头引路,穿过了七扭八拐的昏暗走廊,最后来到了一间隐秘的包间前。

    ?#24178;?#25970;门过后,瘦高个请示道:“大小姐,大师我请到了!”

    停顿?#22235;?#20040;几秒钟,里面传来一道高贵慵懒的女声,“有请!”

    金元宝撇了撇嘴,看了看旁边的候冠宁,却发现这货像是突然遭了雷击一样,神态极其不自然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鬼?金元宝眉头一皱,正想开口询问,门吱呀一声被拉开了。

    不同于走廊的昏暗,包间里面光线很充足,扑鼻而来一股浓重的玫瑰花香气。

    空间虽然很大,陈设却极为简单,除了正中位?#20882;?#25918;着一套古色古香的茶具,两侧竖着?#24178;?#27867;着油光的屏风之外再无他物。

    ?#36824;?#19977;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茶桌前正襟危坐的一个妙龄女子身上。

    只见她面若?#19968;?#33136;如细柳,媚眼如丝顾盼犹怜,精细的五官勾勒出一张绝美的容颜,但纤细的身体上却套着一件宽大的旗袍,再加上满头的‘脏辫’......让本来非常美妙的画面看起来极不协调。

    金元宝嘴角微微翘起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瘦高个不敢笑,却也是震惊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“大小姐!您这是?#20426;?br />
    这当然就是九叔的独女沈雪沈大小姐了,她绣眉一皱,对着瘦高个怒道:“我就是没事换个造型而已,至于把你惊成这样?滚出去!没我的吩?#24266;?#20309;人不准进来!”

    这句话语调不高倒还满含威严,瘦高个吓了一跳,赶紧躬了躬身,一溜烟跑出去把门给带上了。

    然后包间里安静了片刻,三?#22235;?#20809;相对,沈雪一双美目在金元宝身上流转,似乎是在打量着什么。

    无论是清纯萝莉还?#27465;?#20919;御姐,金元宝从小到大见得太多了,所以满脸平静如水。

    然而刚在门口就表现异常的候冠宁却率先开了口,他咽了口口水,语无伦次道:“沈,沈,沈雪!?#20426;?br />
    金元宝跟沈雪一起狐疑地看向他,同时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她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你认识我?#20426;?br />
    候冠宁尴尬地咽了口唾沫,先是对金元宝解释道:?#20843;?#23601;是我说过的?#27465;?#22899;神……九叔的女儿沈雪。”

    然后又转向沈雪,一脸深情,“我以为你不会管博场的事,想不到九叔竟?#35805;?#20320;派了过来!”

    而令他最深痛恶觉简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的是……看沈雪的样子居然好像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!

    果然,沈雪上下打量了他一番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抱歉,一时没想起来。”

    对于?#38750;?#22905;的花花公子简直不要太多,怎么可能每一个都记得?

    可是这句话犹如伤口上撒?#21361;?#20505;冠宁一阵无语,涨红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旁边的金元宝察言观色,很快就想明白了来龙去脉,忍不住哈哈大笑,“哈哈,原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?#36824;?#37027;叫什么九叔的居然会派一个女孩子过来,难不成以为?#19968;?#24604;香惜玉不成?#20426;?br />
    候冠宁依旧在‘石化’当中,心碎的表情是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。

    金元宝看着他没出息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,决定要好好教训一下眼前这个嚣张跋扈的‘沈大小姐’。

    他随意走了过去,然后坐在沈雪的对面,斜着眼戏谑道:“堂堂一个大博场再没?#24515;?#20154;了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话里的讥讽之意没?#20852;?#27627;遮掩,沈雪脸色变得铁青,?#36824;?#24819;起九叔的谆谆告诫,只得强压住心中怒火,冷声道:“我父亲最近身体不适,不宜随意走动,所以委托我?#21019;?#36798;下他的意思,我虽然是女流之辈,但最起码也是他未来的唯一继承人,所以请你相信我们的诚意!”

    金元宝撇了撇嘴,脸上露出一个得意又不失礼貌的微笑,“看来你们是调查过我的底细了,?#36824;?#20809;凭你这么上下嘴唇一碰,就想化干戈为玉帛,未免有点太草率了吧!”

    沈雪早料到他会这么说,直接开门见山,“那多少钱才可以和解?#20426;?br />
    金元宝没有说话,看着她就像在看一个白痴,沈雪小脸煞白,也觉得跟金元宝提钱确实有点太扯了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之后,她拉开了茶桌前面的抽屉,然后翻出来个小盒子,郑重地递到了金元宝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,是杨师傅在我二十岁生日的时候送给我的,正所谓美女配英雄,宝剑增侠士!我相信你一定会?#19981;?#30340;!”

    金元宝伸出手去随意地掀开盖子,一道寒芒闪过,眼前赫然出现了一把闪着银色光芒的短小匕首,刀把处造型很别致,泛着古朴的意味,再加上锐利无比的刀锋,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。

    本来这东西对普通人来说一定会视若珍宝,但却激不起金元宝半点兴趣。

    他师?#21648;?#36745;辉可是货真价实的得道高人一枚,连‘灵根’都能给他种下,更别提什么宝物了。

    金元宝叹了口气,“你这是送给我削指?#23376;?#30340;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沈雪的小脸再次变得煞白,眼睛里已经充满着怒气,“我再送你一套杨师傅的修炼秘籍!”

    金元宝哈哈一笑,都不等她拿出来,直接摆摆手讥讽道:“你?#27465;?#24223;物杨师傅都被我小师弟打残了,连给我提鞋都不配,他的修炼秘籍对我来说有屁用?我都怀疑你是真傻还是假傻!”

    好吧,沈雪这次真的是忍不了了,火爆脾气立马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罢休!?#20426;?br />
    金元宝无?#25105;?#20102;摇头,“你们既然调查过我的底细,就应该了解我的性格,钱财宝物秘籍什么的对我来说半毛钱都不值,既然来求和就?#20040;?#28857;诚意,要不然我都懒?#20040;?#29702;。”

    沈雪一双秀目睁得比铜铃还大,“我专门把这里布置成你们大夏国人?#19981;?#30340;样子,而?#19968;?#24102;来了我珍藏了很多年的礼物,这还?#36824;?#26377;诚意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不说这个还好,一说起这个金元宝就忍俊不禁,他指了指面前的茶桌跟两侧的屏风。

    “你这茶具跟屏风是从哪里淘回来的?估计是从?#25472;?#24215;收购的吧?我们大夏国随便拿出来一套都比你这强上百倍……还有这旗袍穿到你身上,简直就像是一块抹布套到了竹杠上,一点美感都没有,再加上你这满头的‘脏辫’,活脱脱就是一个长期混迹于酒吧夜市的小太妹,太让我出戏了!”

    毫不客气地数落了半天,金元宝看着眼睛里已经闪着泪花的沈雪,口气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要得只是你们诚心诚意的一句道歉,有那么难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后面这句话让沈雪以为自己听错了,她眨了眨眼,“额……对不起?#20426;?br />
    金元宝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嗯,这不就行了?你早这样不就什么事都解决了?回去告诉九叔,正所谓不打不相识,我跟你们博场的矛盾算是揭过去了,以后找时间我请他老人家喝酒!”

    好吧,这下沈雪算是彻底懵逼了,没想到自己为了这次和解准备了好久,原来到最后金元宝只需要‘对不起’三个字而已……

    这应该就是真正得道高人的风度吧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的心底突然涌起一股难以描述的感觉,甜甜的,咸咸的,像极了恋爱的味道……

    ?#36824;?#25509;下来金元宝的一句话又?#30431;?#24700;火起来,“对了,光?#27465;?#25105;道歉还?#36824;唬?#25105;朋友候冠宁才是真正的受害者!”

    沈雪怔了怔,转向?#23601;?#19968;样杵在门口的候冠宁,语气冰冷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候冠宁像是触电一样醒了过来,赶紧涨红着脸连连摆手,“不用不用,?#24050;?#26681;就没生你们的气,不对不对,?#24050;?#26681;就不是受害者好吧!”

    傻子一般的语气跟动作让金元宝不由哄笑起来,沈雪看着他的傻样脸上也忍不住浮现出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包间里凝重的气氛瞬间缓和了不少,金元宝对沈雪挥了挥手,然后果断拉起候冠宁就往外走,边走边数落道:“看你这没见过女人的样子,?#19981;?#23601;去追啊,扭扭捏捏的成何体?#24120;俊?br />
    候冠宁不好意思地嘟囔着:“关心则乱嘛,谁知道我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,竟然懂了真感情……”

    脚步声渐行渐远,到最后聊天的声音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沈雪舒了口气,从抽屉里拿出一瓶啤酒?#20855;斯具说?#28748;进肚子里,心里面?#20197;?#31967;的,现在连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对金元宝是什么感觉了……
圣诞奇迹电子游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