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书盟 > 静州往事 > 第二百二十五章住院

第二百二十五章住院

    PS:  今天下午有事外出,所以两章合并到一章,下午章节就提前发了。本章是大章节,一共5588个字,很吉祥的数字。祝大家周末愉快!

    今天下午有事外出,所以两章合并到一章,下午章节就提前发了。本章是大章节,一共5588个字,很吉祥的数字。祝大家周末愉快!

    在客车站依?#32769;?#21035;,王桥坐客车前往静州。从大三开始,他在冬天很少骑摩托车,骑摩托车看似威风凛凛,实则被冷风吹得象个冰棍,?#20849;?#22914;坐客车舒服。

    李宁咏驾驶小车去送礼。

    她提着小小的礼品盒子来到牛清扬家里。她虽然在静州长大,可是对昌东有名望的官场人物都很熟悉,特别是这种本地成长起来的县级干部,十有八九要到邱家拜年。

    牛清扬见李宁咏一人进?#29275;?#24778;奇地道:“你一个人?男朋友没有来吗?”

    李宁咏甜甜地道:“我男朋友叫王桥,在城管委工作,他原准备一起来,谁知他妈妈突然生病了,他急急忙忙回乡下去了,所以我一个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慌话在特定的环境是润滑剂,胸有城府的牛清扬没有揭穿李宁咏的慌话,也没有提及弟弟牛清德与王桥的恩怨,笑道:“在我的印象中,小李是一个小姑娘,几年时间没有见到,你都参加工作了,难怪我们都被称为老头子。”

    李宁咏道:“牛叔哪里老,牛叔看上去就是三十岁。”

    牛清扬开怀大笑:“如果我只有三十岁,就是在梦里?#23478;?#31505;醒,人最宝贵的就是青春,这一点只有人老了才看得明?#20303;!?br />
    离开牛家,李宁咏给王桥打?#35828;?#35805;:“我从牛部长家里出来了,他的态度好得很,还询问了你的工作情况,根本没有你想象的?#21069;?#35760;仇,你是从门缝里看人。把人都看扁了。”

    王桥道:“人心难测,当面说的话是不是真话,我看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李宁咏道:“你这?#36865;?#26377;傲气,在官场混有傲气是不行的。凭着我不多的经验来看。在官场得先当孙子,才能当大爷,不当孙子就当不了大爷。你别反驳,我问你有谁?#19981;?#20658;骨铮铮的孙子。”

    客车在前往静州的路上颠簸,王桥回味着李宁咏在电话里所说的话。她的话听起?#21019;?#32819;,却?#20174;?#20102;客观现实,他反思自己在拜年问题上的得失:“人情?#21453;?#19981;是无原则,?#19981;?#19981;等于无底线,并不是每一尊菩萨?#23478;?#25308;。宁咏倒是好心,唯一的问题就是没有沟通,?#38498;?#19968;定要把自己的想法主动告诉她,免得又造成这种让人难堪的事情,甚至起反作用。”

    王桥到静州和杨琏见了面。

    他随后来到姐姐家,给李?#23454;路?#22971;、姑父赵永刚拜年。

    初五。在阳和镇党政办副主任邱洪的联络下,昌东县的六个选调生聚在一起,喝酒,聊天。选调生们对昌东县委组织部颇多怨言,一致认为昌东选调生安置得最差。

    初六,王桥和山大老师黄永贵、师兄雷成等人吃了一顿饭。

    初七,王桥到静州与杨红兵喝酒。

    王桥准备正式向杨红兵讲李宁咏的事,道:“我正式谈恋爱了?”杨红兵调侃道:“是那?#24908;?#20027;持?蛮哥现在很时髦,官不大,学会**主持人了。”

    王桥道:“她是县级电视台的小主持人。我是管垃圾的小吏,谈不上**。”杨红兵道:“她漂亮吗?”王桥道:“她叫李宁咏,沙州学院毕业的。现在我心中有一个疙瘩,她的家庭比较特殊。”

    正要谈及李宁咏的真实身份。王桥放在桌上的?#21482;?#21709;了起来。他原本以为是单位的事情,一边拿起电话,一边对杨红兵道:“城管委杂事特别多,大年三十晚上化粪池爆炸一次,伤了人,幸好没有死人。”

    话筒传来父亲王永德的声音:“你妈发了病。腰腹?#21561;?#24456;,我们正朝县城赶,到人民医院。”

    母亲得病,王桥将关于李宁咏的话题抛在一边,道:“你有空没有,有空送我到昌东,我妈病了,要住医院。”

    杨红兵道:“肯定有空,怎么会没有空,就算没有空,也得有空。”

    两人放下酒杯就走。在车上不知不觉聊到了陆军。杨红兵道:“蛮哥,你?#38498;?#23448;当大了,别把官架子绷起,也别在朋友面前变得虚虚假假。”

    王桥道:“我才回到昌东之时,陆军确实一直回避我。这个我能理解,毕?#20849;?#38271;和常务副部长都是我的敌人。但是?#19968;?#22836;想起这事觉得特别悲哀,从这一件小事可以看出官场己经把人异化了,朋友、同学在上?#35835;?#23548;面前的看法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杨红兵道:“你?#38498;笠不?#36825;样,毕竟官场是一个染?#31069;?#36339;进去,很难出来。出来?#38498;螅不?#26579;得五颜六色。”

    王桥道:“我肯定不会这样。因为我是有这方面经历的,思考得比较早,肯定比同龄人早。我个人觉得?#36824;?#23448;场、职能还是商场只能是人生的一部分,整个人生肯定要大于职业人生,看清楚这一点,就能清楚如何行事。”

    杨红兵道:“你这是装逼啊。”

    王桥笑道:“如果不这样想而这样做,那是装逼。如果我真是这样想,是不是装逼,我觉得不是。比如左宗棠、曾国藩、比如开国领袖们,他们都是有独立人格的,这样或许一?#34987;?#21463;挫,但是?#31449;?#20250;有更大的发展。你知道我不是古板的人,也懂得见机行事,但是所有的?#19981;?#21644;古板都是建立在个人原则之上的。”

    杨红兵道:“你读了四年大学,确实有些变化。”

    王桥道:“我这些年读了许多书,还是有收获的。左宗棠有一个绰号叫做湖?#19979;?#23376;,年轻时性格倔强,几乎达到了刚愎自用的地步,是个很拧巴的人,我的绰号蛮子跟着我这么多年,倒是很符合我的性格和特点。”

    前面一辆车开得颇慢,又占着车道。杨红兵拿起话筒道:“前面的车让开,靠边。”前面的车见后面开来一辆警车。慌忙停靠在路边,看着警车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王桥评论道:“你这是被特权思想所异化,公权私用。”

    杨红兵道:?#26263;本?#23519;工?#23454;停?#29983;活不安定。经常面临危险,如果没有这点小特权,这工作干起来还有屁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王桥道:“这几年你变化也很大,我建议好好梳理一下原则问题,这样走得远。”

    杨红兵道:“长期接触阴?#24471;妗?#32943;定会影响心理。但是我也有做人的底线,也就是你所说的原则,我的原则是可以出卖肉体,可以出卖权力,不会出卖自己的灵魂。如果把?#19968;?#21040;陆军的位置,?#19968;?#26159;会将你当成好兄弟,这一点都做不到的人不值得交往。”

    王桥道:“陆军能走到这一步不容?#31069;?#22914;果为了我的事情耽误了前程,很不划算,理解万岁。理解虽然理解。但是不是我的做法。”

    杨红兵道:“我们穿上这层皮,就是政府的打手,平时没有时间想太多?#21619;?#19978;的事情。你在山大读过书,接触的东西肯定不一样,觉得我们现在社会到底是好还是坏。”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,关注是本职工作以及?#38498;?#29609;乐,很少把目光集中到上层建筑。今天开车与王桥聊得?#20284;穡?#25552;出一个超越自己关注点的问题。

    王桥进入山大?#38498;螅?#19982;杨红兵在思想上便渐渐拉开了距离。上层建筑是山大学生会干部最?#19981;短致?#30340;话题,他们可以整个晚上都?#33268;?#30456;关问题。王桥有社会经验,看问题的角度比较现实,而多数学生会干部都是从中学校门直接跨进了大学校?#29275;?#30475;问题比较偏激。王桥经常和激进派就社会问题进行激?#21307;环妗?br />
    他对杨红兵的话题有自己的看法:“党的力量?#31361;?#30784;来源是最底层的群众。以前如此,现在如此,尽管有各种各样的问题,本质没有变化。我们政府始终没有被资本控制,政府在人民和资本中间起到了平衡作用,这是很了不起的制度设计。尽管还很不完善。主宰西方的不是政客,不是选民,而是资本。如果有一天,我说的是如果,资本真的能主宰了我们政府,我们的政府成为傀儡,广大群众的悲惨命运就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杨红兵把烟头弹出车外,道:?#20843;?#20102;,算了,不谈这些无意义的话题,听来耳朵痛。”

    王桥笑道:“这是你先起的头,我平时也不谈这些话题。个人意见,仅供参考。”他想起了在山大与趣味相投的朋友们激辨的日子,不觉神往。

    聊着天,小车很快到了昌东。王桥在医院焦急地等了半个小时,王永德扶着?#25243;?#33452;的身影才出现在医院里。

    在?#21364;?#29238;母之时,他给李宁咏打了几个电话,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春节期间,内科大夫没有上班,急诊医生做了简单检查,开了药便准备让?#25243;詵一?#23478;休养。看见母亲难受得伸不直腰,王桥对急症医生道:“我妈的腰一直很痛,否则也不会从?#19978;?#21040;县医院,回?#20197;?#30171;怎么办?”

    急诊医生见惯了病人,轻描淡?#21561;?#36947;:“我们这是急?#38126;?#21482;有这个条件,回家休息一天,初八就正式上班。”

    正道走不通,王桥就想着找关系。他到城管委时间短,而且城管委与医院没有业务交集,因此没有在医院建立起可靠的人脉。他再次给李宁咏打电话,还是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杨红兵主动道:“我在医院有熟人,住在后面家属区,我去找他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你。”王桥看着杨红兵急匆匆的脚步,心道:“如果杨红兵搞不定,我就向李宁咏大哥求助,他是副检察长,说话管用。”

    他站在急诊室门口转圈之时,李宁咏的电话回了过来,道:“刚才在听音乐,没有听到电话,你现在回昌东没有,我妈叫你如果回来就到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王桥道:“我现在哪里有心情吃饭,在急诊室门口团?#25243;!?br />
    得知王桥母亲生病进了医院,李宁咏道:“你别急,我马上就过来。”放下电话,她轻轻拍了自己的嘴巴:“我在牛清扬家里随口找了一个王桥母亲生病的借口,谁知她真的就生病,看?#21019;?#33410;期间真不能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邱大海坐在前台副驾驶位置。得知王桥的母亲得了急病,对驾驶员道:“直接到医院,我们去看看亲家。”

    李珍英在一旁道:“我们两人没有必要到医院,让三妹去就行了。顶了天给耿医长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邱大海道:“如今王桥还没有成气候,我们做的事情就是雪中送碳,等到他成气候了,我们做的事情就是锦上添花,雪中送碳好。还是锦上添花好,不言而喻。”

    李珍英道:“他一定要成气候吗?我看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李宁咏不高兴了,道:“妈,你认为我的眼光好差,难道会去找一个窝囊废。”

    李珍英叹道:“女大不由娘,你们两个联合起来欺负我。”又道:“他成了我家女婿,窝囊废也能弄个一官半职,其实窝囊废还好一些,你好驾驭。”

    小车驾驶员为邱大海服务了十五年,与邱家关?#23548;?#20026;密?#23567;?#20182;知道邱家人?#19981;?#22522;本上不回避自己,因此将自己的嘴?#22836;?#24471;严严实实,十五年没有出过差错。

    小车来到医院,王桥已经在大门口等着,见到邱

    邱大海道:“听?#30340;?#22920;妈生病了,到底是什么病,严不?#29616;兀俊?br />
    王桥道:“肾上的病,老毛病了。平时都没啥问题,这一次突然疼痛难忍。现在最麻烦的是医院没有上班,医生要明天才来。我的一位朋友正在找熟人。”

    邱大海道:“那里有病人?#21561;?#21307;生的道理,我马上给老耿打电话。”他拿出?#21482;?#32473;耿锋院长打?#35828;?#35805;:“我是邱大海,在急诊室外面。我没有病,亲家母的问题,耿院长?#25165;?#20010;专家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邱大海等人朝急诊室走去,刚到急诊室,就见到耿锋匆匆走了过来。王桥见到匆匆而来的耿院长。这才想起在枫林山庄见过面,只是耿锋坐在第二席,他在第一席,两人没有单独聊天。

    耿锋院长对跟着身后的大夫道:“熊医生,你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熊医生和气地问?#25243;?#33452;:“你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?#25243;?#33452;道:“我在山南人民医院治过肾病。这一次和以往不一样,痛起来要命。”

    在熊医生询问病情时,王桥将父亲介绍给了邱大海。王永德神情庄重,很正式地与邱大海握手,道:“邱主任,你好,谢谢你关心。”

    王永德手掌中颇多老茧,言行举止又带着书卷气。这就符合邱大海预设的形象,邱大海热情中带着些久当领导的威严,道:“侯师傅不容?#20303;?#19968;儿一女都成了?#20658;?#20043;?#29275;?#36825;更不容?#20303;?#29616;在年纪大了,条件好了,更要保重身体,每年?#23478;?#20307;检一次,有什么问题早点治疗。”

    王永德装了一肚皮老书,可谓满腹经纶,但是此时却说不出来,只是道:“多劳邱主任费心。”

    邱大海又道:“王桥,每年?#23478;?#35760;得带?#32844;?#22920;妈体检。”

    王桥道:“我记住了,等开了春就带爸妈过来。”

    熊医生与?#25243;?#33452;谈了一会,道:“耿院长,建议让病?#35828;?#20303;院部,我开点药控制病情,明天让病人?#25484;!?br />
    耿锋?#25165;?#36947;:“?#25165;?#19968;个单间,给值班医生?#31361;な看?#22909;招呼,多到病房来看看,及时掌握病情。”

    邱大海办事向来注重分寸?#31361;?#20505;,解决了亲家的治疗问题,没有在医院久留,?#38376;?#20799;留下帮忙,然后与夫人一起离开医院。

    王永德和王桥在医院门口送走了小车。

    杨红兵还坐在行政楼会议?#20381;?#31561;人,接到王桥电话便开口骂娘:“老子在昌东的时候,帮他办过好几件事情,现在老子到了静州,他龟儿子忙着打麻将不给?#19968;?#35805;。蛮子,你稍等一下,我在给另一个哥们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王桥道:“事情解决了,我妈到了住院部,在住院部四一三房间,明天正式检查。”

    杨红兵道:“他娘的县官硬是不如现管,你这个副主任比我这个?#33769;?#35686;管用。”

    在住院部四一三房间,杨红兵第一次和李宁咏见面。

    杨红兵知道王桥和县电视台的一位主持人在谈恋爱,今日见面,果然貌美如花,笑道:“蛮子艳福不?#24120;?#20960;个女朋友都这么漂亮。”

    王桥道:“斧头,你硬是想挑起我和小李的矛盾,狗嘴吐不出象牙。”

    李宁咏握着拳头,挥舞道:“你的狐狸尾巴?#35835;?#20986;来,到底谈过几次恋爱,杨红兵说是每一个女朋友都这么漂亮,那肯定不止一个。”

    谈笑几句,三人上楼。杨红兵听说李宁咏父亲认识耿锋院长,这才在住院部要了一个单间,又骂道:“从上到下都在讲公平、公开、公正,这三公完全是哄人的鬼活,特别是在昌东这种小地方,没有关系寸步难?#23567;!?br />
    杨红兵读中师?#34987;?#26159;个略为羞涩的人,在刑警队伍里混了七八年,彻底变成了一个说话直截?#35828;?#19988;不拘小节的粗男人。王桥在读中师时最粗野,在山大读了四年书,当了三年多学生干部,不知不觉中变得含蓄内敛起来。

    413室,耿锋院长?#25176;?#21307;生还在?#33268;鄱抛?#33452;的病情。见三人进屋,耿锋客气地道:“王主任,县医院的硬件条件不如静州人民医院,更赶不上山南第一人民医院,但是医生技术还是很好的,你有什么要求可以给我讲,也可以给熊医生说,熊医生是山南医科大的高材生,技术一流,马上准备就提副院长了。”

    病房干净整?#21361;?#26377;独立的卫生间,电视机是新长虹,条件比起普通病房好得多。王桥真心实意地道:“?#34892;还?#38498;长?#25176;?#21307;生。”

    耿锋院长笑眯眯地道:“王主任?#36824;?#30452;啊,母亲生病直接找我就行了,还让老爷子亲自跑一趟,下次绝对不行啊。”他出门时,又对?#25243;?#33452;和王永德道:“两位老人家有什么要求,随时提出来,千万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杨红兵在昌东工作过,听说过耿锋院长的大名。他知道一个城管委副主任不足以让耿锋亲自到病房过问,就把目光投向了李宁咏。

    李宁咏在房间里转了一圈,出去买纸巾、水果等物品。

    “蛮子,看来你这个新女友很有背?#21834;!?#26472;红兵自言自语道:“姓李,姓李,昌东县没有姓李的县领导,?#20013;?#39046;导到有几个姓李,可是没有这?#21019;?#30340;女儿。”

    王桥道:“不要猜了,李宁咏随母姓,他父亲姓邱。”

    杨红兵瞪圆了眼,道:“邱大海?”

    王桥朝门外瞅了瞅,道:“你小声点,不要大惊小怪。”杨红兵走到门口,刚好看到李宁咏走到楼下大院,回头道:“邱老虎的女儿,难怪大名鼎鼎的耿院长态度这?#26149;?#34108;可?#20303;!?br />
    (第二百二十五章)(未完待续。)
圣诞奇迹电子游艺
注册绑定即送18元的棋牌 朋友发赚钱却不见钱的视频如何回复 注册送金币18元的棋牌 股票融资是什么 新推荐一注双色球号码查询 七乐彩走势图嗲连线 新疆11选5手机助手 四川金7乐开奖走势 大话西游2免费版新区怎么赚钱 三d分布图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上证指数2009年走势图 江西十一选五赚钱 福彩3d和值走势图连线 乐享购优惠券怎么返利赚钱 如何利用旅游景点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