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书盟 > 静州往事 > 第一百八十七章桥主任

第一百八十七章桥主任

    王桥到了城管委以后就陷入到化粪池、垃圾场等具体事情,反而对城管委内部管理了解得很少,他没有不懂装懂,问道:“按我的理解,城管委的钱应该直接来源于县财政,怎么还要到建委转一道弯。”

    乔勇知道王桥的情况,耐心解释道:“城管委以前是建委的二级单位,所有资金都由建委控制。独立后,这个局面没有得到纠正。老曹主任在城管委当一把手的时候这个事情还算好办,因为曹主任的妹妹就是建委财务科长。乐主任任职以后,事情有点麻烦了,应该给的款拖着不及时给,应该给一百万的只给六十万。”

    王桥道:“乐主任是正局级,财务科长级别都没有,难道建委领导同意划拨的钱,财务科长能够阻拦不给。”

    乔勇道:“县官不如现管,财务科长要装怪,办法多得很。”

    山南是个人情社会,各种人情关系?#21862;?#22312;一起,王桥理解这种关系,想起垃圾场的紧急状况,道:“垃圾场不是普通的事情,关系归关系,管理归管理。”

    两人来到值班室,找到值班人员,乔勇问道“今天早上打药没有?”

    值班人员是老老实实的?#24515;?#20154;,道:“?#20197;?#19978;就想打药,没有药了。”

    王桥用手扇走十几只苍蝇,铁青着脸,道:“在这个关键时刻,怎么会没有药了?”

    值班人员道:“场里每个月去买一?#25105;?#26152;天我就给曹场长说了,他答应今天一早就带上来,结果他没有买回来。”

    三人来到库房,成百只苍蝇被脚步声惊动,轰然而起。地上摆了一排?#25214;?#29942;。王桥拿起药瓶,道:“每个月要打几瓶?”

    值班人员道:“一般打三十瓶。”

    王桥仔细看了药瓶上的说明书,回头对乔勇道:?#25226;?#23447;明反映垃圾场管理混乱,我看确实存在,不整顿不?#23567;!?br />
    垃圾场由环卫所直管。被分管领导数次当面严肃地指出问题,乔勇面子再也挂不住,尴尬地道:“我三天两头给他说,他这人是个慢性子。”

    王桥道:“那你现在就给他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乔勇拿起办公室电?#25353;?#32473;曹致民。无奈总是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王桥气得不再想发火,暗自盘算着如何加强对垃圾加强管理,或者更准确地说,如何将这个场长换掉。

    星期一,城管委集中力?#30475;?#29702;阳和垃圾场堵场之事。没有召开例行的中层干部会。拖到星期三上午,才召开例行中层干部会。会议结束后,王正虎、王桥两位副主任来到?#30452;?#21150;公室,召开班子会。

    ?#30452;?#21150;公桌上有一个?#37322;玻释?#19978;插有几枝毛笔。墙上挂着一幅书法作品,内容是毛泽东的《沁原春.雪》。王桥在山南大学书法协会活动了近四年,眼界早已今非昔比,这幅书法作?#28902;?#30475;还行,细看颇具匠气,算不得一流作品。连二流都勉强。

    ?#30452;?#36947;:“王主任有一笔好书法,你觉得这幅字如何?”

    王桥含糊地道:“不错、不错。”王桥在山大书法家协会时,与省内不少书家名家都有接触,对?#26263;?#32769;”没有什么印象,想必不是省内大家,他假装欣赏,不予评价。

    用焚?#31456;?#26242;时解决了垃圾危机,?#30452;?#24515;情着实不错,道:“这是山南书法家刁老送给我的,刁老的字在国内很有名气。一幅字能卖好几万。还有,我们局里有两位王主任,称呼起来别扭,以后我就叫桥主任。要不要得。”

    王桥笑道:“当然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谈笑几句,进入正题。?#30452;?#36947;:“桥主任这几天?#37327;?#20102;,?#20040;?#25226;这一关过了。唐僧西天取经九九八十一难,垃圾场的麻烦还多得很,王主任要有思想?#24613;浮!?br />
    经过了垃圾场之役,?#30452;?#22522;本认可以王桥。将“小王主任?#22791;?#25104;“王主任?#20445;?#29616;在?#30452;?#25104;很亲热的“桥主任”。王桥敏感地注意到?#30452;?#31216;呼的变化,心里还是十分高兴。他笑着汇报道:“我?#24613;?#21040;山南、吴州、沙州等地去观摩,学习外地管理垃圾场的好经验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时间,我跟你一起去。那个叫杨宗明的社长说起垃圾管理问题时,我作为一把手感到脸红,垃圾场管理必须要跟上。”?#30452;?#25509;着又道:“不管垃圾场放在哪里,都是打架扯皮的事,是个长期问题,今天我们暂时不研究。我手头有几个事情要研究,第一件事是人事调整。城管委是新成立的单位,工会、?#20061;?#20849;青团都没有配置,这两天工会的同志老是给我打电话,要求我们尽快将工会主席配齐。你们看,谁来当工会主席更合?#30465;?#25105;个人推荐邵林森。”

    王正虎是老狐狸,?#28304;?#21016;友树被借调到办公室以后,便知道邵林森办公室主任位置不保,?#30452;?#20026;人还算厚道,至少给邵林森安了一个工会主席的闲职。

    王桥没有发言,静等在班子里排名靠前的王正虎说话。

    王正虎依据刘友树的特征描绘道:“办公室主任有两个条件,一是脑瓜子要灵活,有协调能力;二是文字功夫要来得,城管委以前出文件出过几次差错,被县政府?#21069;?#31192;书嘲笑,我觉得刘友树比较适合。”

    ?#30452;?#36947;:“桥主任有什么意见。”

    王桥道:“我同意王主任意见。”

    ?#30452;?#36947;:“刘友树是师专中文?#24403;?#19994;,在镇里当过多年办公室主任、组织干事,昨天人事局的正式调动文件到了。他各方面条件都符合,是比较合适的人选。”他从得知自己要调到城管委时起,就?#24613;?#23558;刘友树调到身边,县领导为了加强城管委力量,痛快地答应了?#30452;?#30340;请求。

    研究完人事工作,又谈了几件杂事。?#30452;?#24320;始征询两个副手有没有需要研究的事。

    王桥道:“垃圾场在管理确实存在很大问题,根子在曹致民头上。我这几天都在垃圾场里,一次都没有见到曹致民,每次打电话去问他都有各种各样的理由。我建议解除他的承包合同,另找他人来管理垃圾场。我研究过承包合同,其中有一条如果管理不善引起群体性事情,甲方可以中止合同。”

    ?#30452;?#21644;王正虎都作没有作答,过了半响,?#30452;?#26015;酌着道:“曹致民是曹主任的侄儿,曹主任离开城管委不到一个月时间,我们就把他的侄儿下?#21361;?#26410;免太不近人情,说出去不太好。而且曹致民的姑妈在建委财务室当科长,和我们单?#36824;叵得芮小!?br />
    王桥坚持道:“我知道这个情况,但是垃圾场特殊,管理得不好就要惹大麻烦,我思来想去很久才建议将曹致民下课。”

    “垃圾场迟早要调整,但不是现在,为了大局,我们必须要忍耐。桥主任要加强管理,把垃圾场盯紧点。”?#30452;?#20063;是早就有意将曹致民下?#21361;?#20294;是作为一把?#30452;?#39035;考虑全委的运行,财务是一个单位的血脉,血脉不通,日子难过。

    ?#30452;?#36825;一番?#20843;?#24471;很诚恳,王桥也能感受到他的无奈,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。

    ?#30452;?#36947;:“我们当前的一个任务是让县里同意明年争取直接对财政,而且争取二级部门单独对接财政。”

    王正虎惊讶地道:“乐主任,委里不管钱,二级单位恐怕会不听招呼。”

    ?#30452;?#36947;:“管住人,管住事,还怕他们翻天。城管委是新成立的单位,财政预算肯定不充足,与其让几个下属部门围着自己要钱,不如?#30431;?#20204;八神过海、各显神通,围着财政要钱,这是群狼战术。我不会象建委那样把所有的钱掌握在自己手里,让二级单位失去了主动性。”

    开完会,王桥走回?#30452;?#21150;公室,见到居委会毛明主任站在走道上,道:“毛主任,有事?”

    毛明笑嘻嘻地道:“王主任,师范后?#24535;用?#20204;?#24613;?#32473;城管委送锦旗。”

    王桥吃了一惊:“简易化粪池才开?#32423;?#24037;,现在送锦旗未免太早了。而且出钱的单位有城关镇、还有电力局、粮食局,光送城管委也不妥当。”

    毛明道:“这个化粪池经常堵漏,?#29992;?#20204;烦得很。这一次粪便溢出一个多月。?#29992;?#20204;都说只有城管委的领导来看过。在城管委领导关心下,才能重新修化粪池,所以他们坚持现在送锦旗给城管委。他们就在门口,报社电台都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毛明见王桥还在迟疑,笑道:“?#29992;?#20204;被流出来的屎尿折磨怕了,他们看了简易化粪池的草图,都认为这次肯定能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刘友树提醒道:“这是好事,乐主任很重?#26377;?#20256;工作。”

    王桥道:“城管委一把手是乐主任,应该让乐主任来接锦旗。”

    ?#30452;?#21548;说此事,果然很高兴,道:“城管委现在危机重重,只能吃补药,不能吃泻药,这个锦旗来得及时,让县领导看一看城管委做的实事。”

    头发花白?#29992;?#32993;立诚举着一面锦旗,锦旗上写着“城管委——扶危济困,为民解忧”几个大字,?#29992;?#20204;纷?#30528;?#25163;。

    李宁咏拿着话筒站在一旁,等到?#30452;?#25509;过锦旗,介绍道:“我是《昌东故事》的李宁咏,想采访一下乐主任。”

    ?#30452;?#26366;经在老领导家见过李宁咏,只不过当时李宁咏还是小女孩,女大十八变,丑小?#24613;?#25104;了白天鹅,因此?#30452;?#27809;有认出这是老领导家的千金,笑哈哈地道:“不要采访我,事情是王主任处理的,你采?#30431;!?br />
    李宁咏拿着话筒走到王桥身边,道:“我们又见面了,王主任,我想问你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王桥面对着话筒和镜头,近距离与李宁咏对?#21360;?br />
    (第一百八十七章)(未完待续。)
圣诞奇迹电子游艺
福彩投注技巧大全 开元棋牌官方版下载 双色球间距个数缩水软件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势图 总是觉得自己穷 想赚钱 七乐彩走势图体坛 看新闻赚钱电脑版可以吗 青海11选5遗漏查询 快三翻倍投注赚钱秘诀 网络棋牌直播频道 腾讯分分彩稳定玩法 6年级小学生玩游戏赚钱 甘肃11选5开奖手机版 qq分分彩开奖依据 325棋牌捕鱼经典版官方 湖南幸运赛车有哪些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