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书盟 > 真武世界 >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与墟皇交锋(一)

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与墟皇交锋(一)

    墟皇宫,是整座天妖城的圣地,不光墟皇在墟皇宫潜修,两位天妖老祖也在这里常年闭关。

    传闻当年天妖城建立之前,这片土地,曾经是一处绝地!

    混沌天有许多绝地,很多号称入之必死,但实际上其中大多数,都有一个危险上限,而且这个上限都在神君以下。

    但当年天妖城所在的绝地,却可以让妖帝、神王陨落!

    妖族称这片禁区为帝不归。

    这放在混沌天,也算是最可怕的禁地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禁地,自然人人避之。

    可是通常来说,越是危险的禁地中,越是隐藏的大机缘。

    帝不归禁地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数十亿年前,妖族出了一位绝世妖祖,他凭借自己惊天的实力,一入禁地数百年,将这片禁地给探索遍了,甚至可以说是荡平了!

    他得到了无数的机缘,也逆转?#35828;?#19981;归禁地的天地大势,以惊世手?#21361;?#23450;住?#35828;?#19981;归禁地地下埋藏的九条神脉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帝不归禁地的危险就越来越弱,再后来连妖君都威胁不了了。

    于是,那个绝世妖族在帝不归禁地建城,这就是天妖城了。

    那时的天妖城,远比现在恢弘,天妖古族也曾盛极一时。

    然而,随着几十亿年光阴,幽幽而过,沧海桑田,无论是天妖古族,还是天妖城,都不复往昔的辉煌。

    天妖城地下镇压的九条神脉,也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当?#33258;?#36208;到墟皇宫之中,他却也感到地下传来的磅礴之力,那一缕缕脉动,就如同大地的呼吸一般。

    连同?#33258;平?#19979;踩的地砖,也都是用上古大妖的兽血,混合紫金神泥,经过异种火焰,加以特殊手法煅烧而成。

    走在皇宫中的甬道上,就?#30431;?#36393;在强大妖兽的身体上,仿佛地面都是血肉,都是活着的。

    如此强大的气血之力,蒸腾而上,如果是身体较弱,修为也不高的?#27515;?#27494;者,站都可能站不住,而那些鬼族武者,更是可能被蒸?#20132;?#39134;魄散。

    “光是这一皇宫的地砖,就价值不知多少,整个墟皇宫简直是混沌晶堆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?#33258;?#24863;慨天妖古族的?#33258;蹋?#20960;十亿年的积累,财富真的不?#19978;?#35937;。

    “墟皇陛下召见林公子,血王还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在墟皇宫大殿之外,一个和颜悦色,身穿蟒袍的年轻人走出来,竟是拦住了血王!

    因为不放心?#33258;?#21333;独入宫,血王跟随前来,可是在门口,却被阻拦了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,身份非同小可,他是六皇子,是当今所有拥有继承资格的皇子中,唯一墟皇的直系?#36164;簟?br />
    他是墟皇玄孙!

    墟皇不愿意让位,但如果?#19988;?#35753;,那让给自己的玄孙,总是好一点的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这一层关系,六皇子继承皇位的呼声相当的高。

    血王微微蹙眉,这时,?#33258;?#24320;口说道:“无妨,血王前辈你在这里等候即可,我一人前去觐见墟皇。”

    ?#33258;?#22914;此开口,蟒袍年轻人也是意外的看了?#33258;?#19968;眼,目光中流露出难以?#24742;?#30340;神色。

    有一些钦佩?#33258;?#30340;胆量,也有一些玩味。

    “那你小心,有什么事,立刻捏碎传音玉简。”

    血王嘱咐道,?#33258;?#29616;在的身份,因为他炼制出万象修罗丹,变得超然起来,但同时,也非常的微妙!

    他不知道墟皇到底是什么态度。

    大象因为珍贵的象牙而被?#35835;裕?#29312;牛因为犀角而?#20197;?#21380;运,?#33258;?#30340;万象修罗丹关系太大,如果没有与之匹配的实力,会遭人觊觎。

    血王害怕到关键时候,他护不住?#33258;疲?#35828;不定?#33258;?#20250;?#24674;?#25509;抓起来,强?#20154;?#28860;丹。

    这也是六皇子神情中有一丝玩味的原因。

    毕竟?#33258;浦皇?#19968;个人族,在天妖古族高层看来,不管?#33258;?#36319;姜小柔是什么关系,他跟妖族都不可能是一条心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殿之内,?#33258;?#35265;到了墟皇。

    这个明面上统治着整个天妖古墟的中年男子,他身穿紫色的大氅,胸口和袖口上都纹刻着天妖古族的图腾。

    他身上若有若无散发出一层蒙蒙的红色光?#21361;自?#33021;看出来,这层光晕?#30343;?#20182;有意施展出来的,而是因为他体内气血太过磅礴,自然凝聚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个墟皇,实力果然比血王强大!

    ?#33258;?#25265;拳行礼:“晚辈林云,觐见墟皇陛下。”

    ?#33258;?#34892;的,是晚辈礼,而?#21069;?#35265;君王的大礼。

    对这?#20013;?#20026;,墟皇?#30343;?#30473;头挑了挑,根本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你伤了洛王之孙姜玉蟾?”墟皇开口了,他的声音没有任何情?#32961;?#21160;,就像是神佛一样,?#33258;?#30693;道,这是常年身居高位,俯视众生太久,所养成的气质,他的一言一行,都让人有种不可企及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?#33258;?#19981;会有这种感觉,一个人的心态,是由他?#38504;?#30340;实力决定的,?#33258;?#26377;实力为自己做支撑。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“你差点要了他的命。”墟皇的声音,带着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但?#33258;?#30693;道,墟皇不会真的关心姜玉蟾的生死,他的直?#24213;?#23385;是六皇子,姜玉蟾是六皇子的夺嫡对手,说句不客气的话,墟皇可能巴不得姜玉蟾遭殃。

    ?#30343;?#20182;毕竟为墟皇,名义上要庇护自己的?#29992;瘢自?#37325;伤姜玉蟾,墟皇有资格问罪。

    而说是问罪,不如说是?#20040;潁?#37257;翁之意不在酒。

    ?#33258;?#24456;清楚墟皇拿姜玉蟾来说事,不过是找一个切入点罢了。

    “正是!”?#33258;?#28129;淡的道。

    墟皇一怔,他说?#33258;?#24046;点要了姜玉蟾的命,?#33258;?#20063;是一样的回答。

    原本?#33258;?#21344;着理,寻常人都会为自己辩解一番了,可?#33258;?#36825;种?#20174;Γ?#23436;全是油盐不进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再问什么“你可知罪”,就落了下乘,墟皇干脆结束这个话题,而是幽幽的说道:“你炼万象修罗丹所需的材料,似乎不止明面上?#23637;?#30340;那些?#26705;俊?br />
    ?#33258;?#21548;后,心中一震,他抬起头来,再度看向墟皇。

    墟皇已经知道了万象修罗丹的名字,这不奇怪,?#33258;?#26412;来就提起过几次。

    让?#33258;?#24494;微一震的是墟皇这番话的言外之意,他指的只能是——祖神之血!

    ……
圣诞奇迹电子游艺